超浪漫!男友飞越千里 毕业典礼上当众求婚

2019-05-27 15:06:55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刘子寰

“呼!”一巴掌拍下去,在流云剑宗绝望的目光中,他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被拍成了肉泥!那为首官差,带人抓捕之中,目光一扫,却见远处另一位当地驻军,唯一指定的铠甲铺的熟人李铁匠的抬门而来,也是不悦再次下令道“嘿,还有那一位,也给我抓起来!”商量之后,众人便上路了,去十万大山。

无名刚走进院子里,便看到师傅站在院落里。无名走近道:“师傅,这么晚了,你站在这里干什么”。那些火花不断地溅落在老者黝黑的皮肤上,随即一声“呲啦”的声音便泯灭了,在看看老者的皮肤之上没有丝毫被烫伤的痕迹,就好像是那火星辗落在了一块玄铁之上。

  两封电报――张富清的英雄人生之一

  新华社武汉5月25日电题:两封电报――张富清的英雄人生之一

  编者的话:在战场上,他不畏牺牲,奋勇杀敌,立下赫赫战功;离开战场,他深藏功名,扎根山区,服务一方百姓。初心不改,英雄本色。他不仅是打仗的英雄,更是人生的英雄。

  今日起,新华社连续5日播发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来凤县95岁“战斗英雄”张富清的故事,讲述他离开战场后,当好“人生英雄”的感人事迹。通过这些故事,我们得以从老英雄的工作、生活等不同侧面感知其初心、情怀、境界,更加理解他身上折射出的奉献精神和信仰力量。

  新华社记者谭元斌、张汨汨

  1959年3月至1965年10月,张富清任来凤县三胡区副区长,分管财贸工作。

  三胡区是来凤县最穷的地方,当时有着“穷三胡富卯洞”的说法。卯洞公社因为有码头,有船厂、林场等社办企业,相对富裕,县里修电站都要找卯洞借钱。与之相反,三胡区贫穷落后,粮食生产严重短缺。分管财贸的张富清,工作任务格外繁重。

  1960年初夏,不到20天的时间里,陕西汉中老家连续给张富清发了两封电报,一次是因为母亲病危,一次是因为母亲过世。

  张富清的父亲1932年病故,当时他才8岁。艰难困苦,母亲两个字在他心里分量太重了,能不回去见她最后一面吗?能不回去处理她的后事吗?

  那段时间,他正在主持三胡区一项重要的培训。考虑再三,张富清最终没有回去。自此,阴阳永隔,再也见不到母亲,听不到她的叮嘱。

  母亲去世后20多年,他离休后,才得以再次踏上故土,祭拜母亲。

  “由于困难时期工作任务繁重脱不开身,路太远,钱也不足,我想我不能给组织找麻烦,干好工作就是对亲人们的最好报答。自古忠孝难两全。”多年之后,张富清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一段文字,解释了当初的选择。

  “我不能考虑家事和私事,任何时间我都要考虑党和人民的利益,我要做的事符不符合党和人民的要求,符合的我就做,不符合的我就坚决不做。”他说。

  但无疑,这样的选择并不容易。在2016年5月13日的笔记中,他这样写道:“每个人都会老去,缺席了陪伴父母衰老的时光,等到想要弥补的时候,也许剩下的只是永久的遗憾。养老是每名子女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多抽点时间陪陪父母,和他们一起慢慢地变老,把辛劳和孤独从他们身边赶跑,把幸福的笑容长久地定格在他们的脸上,让他们享受欢乐安详的晚年。”

  他是一个英雄,也是一个凡人。那个特殊的年代,在尽孝和工作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但是,母亲,是他心里永远的痛啊!

“叫几个厉害点的吧,你们平时都是吃什么修炼的,这么脆弱!”姜遇在旁边走动,俯视着他们。正在他们说话对峙的档口,影魔,血魔的一大分身,正在追赶进入到血祭之地,采撷此地药草的修者。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25日电(袁秀月)2013年12月29日凌晨,在广东省陆丰市博社村外,悄悄集结了3000多名警力。这是广东警方海陆空联合出动的“雷霆扫毒”行动,目的就是将这个“中国第一制毒村”一举清剿。

资料图:广东警方“雷霆扫毒”对汕尾陆丰市博社村进行清剿 警方供图
资料图:广东警方“雷霆扫毒”对汕尾陆丰市博社村进行清剿 警方供图

  博社村民风彪悍、侦查难度大。村里只有蔡姓一个大宗族,宗族关系盘根错节。只要陌生人进入村里,很快就会被发现。村里有明哨暗哨,村外有探风点,一辆普通车开到村里,都会有摩托车跟着。村民手里还持有仿制枪支,甚至还有AK47、土制手雷等武器。

  当天,3000警力组成109个抓捕小组,迅速出击,缴获近3吨冰毒,包括蔡东家在内的180多名制贩毒成员被抓,轰动全国。

  最近,这一缉毒场景也出现在了电视剧中。关注国产剧的人,可能都注意到了这部新剧――《破冰行动》。

《破冰行动》海报
《破冰行动》海报

  这部剧以“雷霆扫毒”行动为原型改编,讲述了以李飞、李维民为代表的缉毒警,突破重重障碍,对广东东山市“毒村”塔寨村展开的缉毒行动。目前播出30多集,豆瓣评分8.3。

  东山市缉毒警李飞在和搭档宋杨查破一起贩毒案时,发现一名嫌犯指向塔寨村村民林胜文。而这个塔寨村,正是东山市的禁毒模范村。

  他们夜袭塔寨,抓到林胜文,但制毒证据却被销毁。在审问时,林胜文不仅不认罪,还透露出,公安局里有一位价值300万的“保护伞”。

视频截图:图为林胜文
视频截图:图为林胜文

  但没等李飞问出更多信息,林胜文就被取保候审。没过多久,他就在家里“自尽”。紧接着,知道这件事的宋杨和李飞也被设局。宋杨被杀,而李飞被诬陷为行凶者。

  这个案子被命名为“5・13案”,由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李维民带领的调查小组调查。

  出现在“5・13案”中的人有东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马云波、刑侦大队长陈光荣、禁毒大队长蔡永强,那么,谁才是那个“300万”?塔寨村又有什么秘密?

视频截图:吴刚饰演李维民
视频截图:吴刚饰演李维民

  吴刚饰演李维民,他也是破冰行动的主导者之一。饰演李飞的是黄景瑜,李飞的生父赵嘉良由任达华扮演,王劲松则在剧里扮演大毒枭林耀东。

  表面上,林耀东是塔寨村村委会主任、东山市人大代表,还是著名企业家。在他的领导下,塔寨村发展迅速,还成了禁毒模范村。但实际上,塔寨村却是个“毒村”,几乎整个村都参与制毒贩毒。

视频截图:王劲松饰演王耀东
视频截图:王劲松饰演林耀东

  为什么一个“毒村”不躲躲藏藏,还能评为禁毒模范村?这离不开他们的老大林耀东,他利用错综复杂的宗族关系,编制了一张人情网,光公安局里就不止一个“保护伞”。

  冲破这张网的正是冲动且嫉恶如仇的李飞,他和宋杨的一次行动,误打误撞撕开了塔寨村的口子,一场“破冰行动”由此展开。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有人问,塔寨村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属于艺术创作,现实中“毒村”真是这样吗?其实,现实情况并不好多少。

  《今日说法》曾专门做过一期节目《围剿毒村》,其中提到,2012年底陆丰生产的冰毒已占全国缴获总量的34.3%。在警方的前期侦查中,就确定了博社村内外18个制贩毒团伙69个重点目标。

  据媒体报道,博社村很多人都参与了制毒,鱼塘边、旧屋、荔枝林都可能是制毒窝点。而且,提炼冰毒的技术仅在关系紧密的家庭之间传播。制贩毒的高额利润,也让博社村树起了座座豪宅。

资料图:博社村前水沟发黑发臭,化学垃圾随处可见,制毒遗留痕迹明显。陈骥F 摄
资料图:博社村前水沟发黑发臭,化学垃圾随处可见,制毒遗留痕迹明显。陈骥F 摄

  但由于长期制毒,整个村庄常年都笼罩在一股化学药品气味中,制毒污水也污染了水和土地。 据报道,博社村村口的垃圾堆放处,还曾立过一个落款为“村委会”的告示牌,写着“严禁乱倒制毒垃圾”。

  如此明目张胆,不得不提到“雷霆扫毒”行动抓捕的头号人物,博社村原党支部书记,汕尾、陆丰两级人大代表蔡东家。

  蔡东家曾在深圳做生意,后回村当村支书。他曾长期公开、半公开参与村内制贩毒活动,还利用自己的身份为制贩毒者充当“保护伞”。只要村里有制贩毒人员被抓,他就会出面捞人。

视频截图:蔡东家
视频截图:蔡东家

  今年1月17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蔡东家被执行死刑。而在“雷霆扫毒”行动期间,还有12名“保护伞”被抓,他们都是陆丰当地的警察。

  “成魔成佛,一念之差。”这是剧中禁毒大队长蔡永强说的一句话,因为他身边很多人都沦为毒贩的“保护伞”。

  而剧外,陆丰市两任公安局长陈宇铿、陈俊鹏也都先后落马。在2011年的“8・12”毒品案中,陈宇铿曾为制贩毒人员林某、蔡某办理取保候审。

  2013年曾任陆丰市公安局局长的郑海陆,也于5年后落马,落马前职务是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据媒体报道,他与汕尾市多个未破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案件都有关联。

资料图:广东直升机出动“清剿”制毒村 查获3吨冰毒。容础文 摄
资料图:广东直升机出动“清剿”制毒村。容础文 摄

  这些情节也都出现在《破冰行动》中,随着电视剧的播出,很多网友玩起了狼人杀,猜测到底谁是“狼人”,谁是好人。

  有人选择明哲保身,有人被金钱诱惑,有人寻求名利,有人前脚还是缉毒英雄,后脚就被拉下水。

  剧中还有一个情节让人印象深刻,李飞和宋杨抓到林胜文后,林胜文对宋杨的情况了如指掌。原来禁毒大队的所有警察,都在毒贩那里挂了号。蔡永强把家人都送出了东山,至于送去哪里谁都不敢说。而李飞的母亲,也在他小时候被毒贩害死。

    资料图:山西运城市缉毒大队夜擒毒贩。视觉中国
    资料图:山西运城市缉毒大队夜擒毒贩。视觉中国

  在现实中,毒贩凶残更甚。卧底十多年的缉毒女警曾对媒体说,有人扬言要花50万找人砍死她,还有吸毒人员说要“整死”她的女儿。她说,自己被威胁不害怕,害怕的是有人威胁她的家庭和孩子。

  《人民公安报》曾报道,国家禁毒办的一项专题调研显示,2010年至2012年,在禁毒工作中牺牲、负伤、意外和过劳死亡的公安执法人员有923人。其中,办案抓捕过程中牺牲10人、受伤796人,日常工作中因公死亡50人、过劳死34人,另有33名禁毒民警病逝。

  从死亡禁毒民警年龄看,平均41岁,比我国人均寿命低32.5岁,比全国公安民警因公死亡平均年龄低1.8岁。

资料图:民警代表为贾巴伍各敬礼。谌生智 摄
资料图:民警代表为贾巴伍各敬礼。谌生智 摄

  2017年,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公安局民警贾巴伍各在搜捕在逃毒贩时,遭遇开枪伏击,不幸牺牲,年仅34岁。他的堂哥、歌手吉杰说,堂弟每次出危险任务都会对妻子撒谎。这回也一样,他告诉妻子是陪领导下乡,不想却成了永别。

  去年,国家禁毒办曾发布《2017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55.3万名,同比增长1.9%,增幅较上年下降5个百分点。

资料图:2014年广东省“雷霆扫毒”缴获各类毒品超15吨。中新社发 龙宇阳 摄
资料图:2014年广东省“雷霆扫毒”行动缴毒超15吨。中新社发 龙宇阳 摄

  虽然治理毒品滥用取得一定成效,但禁毒形势依然严峻。毒品种类更加多样化,制毒活动也不断从广东、福建等重点地区向其他地区,特别是管控薄弱地区转移。

  “成魔成佛,一念之间。”其实这句话不仅适用于那些“保护伞”和制贩毒人员,还适用于普通人。

  有些东西是不能碰的,一旦碰了,一辈子也就毁了。剧中,缉毒警选择“随波不逐流”,都已寸步难行。试想现实中那些缉毒英雄,他们要坚守职责,该面临多少艰难险恶。(完)

独远听此,微微行礼道“这位姐姐,我们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告辞!”一声言论,独远当即与曲之风,再次大步奔袭而去。“的赶快离开这里,否则就麻烦大了,”无名望了周围,不由自主的说道。至于到了非狩猎时节,大荒野中的野兽大多都开始了迁徙,离着流金城比较近的一片区域的野兽数量锐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