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人每天往返70公里 到墓地跟老伴“说话”

2019-04-24 19:55:53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冯阳萍

“老夫断定,这位名叫杨立的少年将成为我门中人,你可有异议?”时至此刻,七、八名黑衣大汉中,尚有两人兀自呻吟挣扎,其余几人则是早已血尽而亡了。出乎意料,金色小人并未被两道魔念的全力一击打碎,在临近的刹那间,金色小人凭空消失,让三道围攻的魔念刹那间慌了起来。

但是在下一秒钟,无名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注视着罗凡。杨立快步来到凌云子修炼的洞府门前,照例有一道童前来询问,见杨立身着绣有白云图案的道袍,一时之间有些诧异,因为他从杨立的身上感知的修为不过是凝神低阶,怎么可能身穿只有祥云大士才能穿着的道袍呢?

  “钢铁驼队”联通亚欧发展新机遇

  滚滚车轮带来无限商机。今年一季度,中国最大陆路口岸站满洲里站进出境中欧班列达520列,同比去年189列,涨幅达175%,创历史新高。其中,出境273列,入境247列,出入境比例均衡。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进出口货物基本实现平衡,意味着尽管中欧班列的发展越来越具有可持续性。

  八年前,第一列集装箱货运班列驶离中国重庆,前往德国杜伊斯堡,标志着中国和欧洲之间的铁路货运新模式――“中欧班列”正式开通。此后,这一“钢铁驼队”开行量一路增长,成为贯通欧亚大陆的国际贸易大动脉。2011年,中欧班列全年开行量仅17列,2018年开行量达6363列,同比增长73%,其中返程班列2690列,同比增长111%。

  中国与欧洲分处古代丝绸之路的两端。2018年,欧盟出台“欧亚互联互通战略”,明确将中国列为合作伙伴,表示其互联互通战略要加强与“一带一路”倡议对接。中欧班列是这一合作的典型范例。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马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与沿线国家围绕共建“一带一路”在政策沟通、贸易畅通、设施联通等领域的进展,为中欧班列提供了支持。反过来,中欧班列的发展本身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成果。

  当中欧班列从太平洋西岸穿行到大西洋东岸,欧亚大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紧密相连。目前,中欧班列到达欧洲15个国家的50个城市,成为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动脉。从中国各个城市源源不断向欧洲输送的货品不仅有服饰、小商品、食品,也有汽车配件、电子机械设备、高科技产品等。勃艮第是法国葡萄酒传统产区之一,当地博若莱葡萄酒协会主席多米尼克・皮龙表示,当地葡萄酒农对中欧班列很感兴趣,希望将里昂和武汉用中欧班列连接,变成一条飘香的美酒之路。

  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杨杰表示,中欧班列把丝绸之路沿线的国家从地理上串联了起来。更为重要的是,它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催生出商业合作机会,而不仅仅是基础设施方面的。

  趟趟班列联通亚欧大陆,让中国内陆腹地成为开放的前沿。中国60个城市开通了中欧班列,有西、中、东三条通道和五个口岸,中欧班列不再只是点对点的连接,而是成为辐射区域经济的贸易纽带,为成都、重庆、武汉、西安等非沿海沿边的内陆腹地的发展注入了新活力。以成都为例,经过五年多的运营,中欧班列(成都)连接海外25座城市、中国境内14座城市,2018年中欧班列开行1591列,国际铁路港实现集装箱吞吐量72.7万标箱,成为国内开行数量最多、运行频次最高、辐射区域最广、运输时效最优的中欧班列。

  这是最活跃的中欧班列线路之一:满载货物的列车从成都青白江国际铁路港出发,经兰州到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直达欧洲,延绵上万公里。火车拉动的不仅仅是商品,拉开的是生存空间,贸易大通道让中外企业焕发生机。

  “走出去”的同时,中欧班列也在“引进来”。4月15日,跨国医药企业艾尔建首批医疗产品在成都通关。这批价值超过1亿元的医疗产品,从爱尔兰出发,通过蓉欧快铁,渡过英吉利海峡来到荷兰,随后一路横穿整个欧洲、中亚,进入中国阿拉山口,最终到达成都。路程共计21天,运输成本不到空运的一半,时效上远高于海运。这是跨国企业首次选择在成都通过空铁两条路径实施通关,也是中国西部首个空铁两线两运医疗产品通关案例,标志着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立足于全球产业而打造的医药供应链枢纽――全球生物医药供应链服务中心正式启动,并具备服务全球能力。

  “中欧班列是中国各地方政府尤其是中西部城市招商引资的重要举措之一。”杨杰表示,发送中欧班列排名靠前的城市全部集中在中国中西部,以往这些城市吸引投资受限于物流的短板,现在中欧班列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不足。下一步应该在中欧班列的产品开发以及欧洲市场开发方面进行更深入的合作。

  当前,“一带一路”建设正在从谋篇布局的“大写意”阶段转向精耕细作的“工笔画”阶段,中欧班列也将迈向高质量发展之路,勾勒出欣欣向荣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新画卷。

  (本报北京4月23日电 本报记者 曹元龙)

少可,一道当朝告示通缉文书张贴醒目之位,以告示整个洛阳城民众。天光又开始变得昏暗,夜间将至,如梦似幻的天穹闪烁着数颗星光,随山又陷入神秘朦胧之中。

  第四季圆满收官,《奔跑吧》接档,新京报专访浙江卫视副总监周冬梅和沈腾等四位MC,揭秘幕后

  《王牌》不止回忆杀,更多是人情冷暖

  历经三个月,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第四季于上周五收官。在巅峰决战中,王牌家族与即将于4月26日接档的《奔跑吧》全新“跑男团”成员争夺“最强综艺天团”的荣誉称号,同时4位MC也以“视频信”的方式回顾本季节目,感动全场。

  2016年,《王牌对王牌》正式亮相,首度打开综艺市场致敬经典的先河。在四季节目中,诸多经典影视剧、综艺节目的演职人员,都曾通过游戏、才艺展示等或搞笑、或动人的方式,分享台前幕后的故事。截至本季收官,《王牌对王牌4》CSM55城平均收视率1.41,同时段实现十二连冠;12期节目,全网热搜高达312个。

  作为一档成功突破“综三代”魔咒的节目,浙江卫视副总监、节目中心主任周冬梅在接受新京报独家专访时坦言,无论表现手法和IP内容如何创新,《王牌对王牌》向经典致敬、关注人文情怀的风格是永远不会变的,“《王牌对王牌》可以让观众笑得前仰后合,也可以非常感动和不舍。相较靠热度或靠嘉宾来延续,坚持人文情怀,才是这档节目值得一直做下去的内核。”

  首推“王牌家族”概念,MC取长补短

  周冬梅并不讳言《王牌对王牌4》是她非常满意的一季节目,其中在播出前曾备受争议的“王牌家族”,无疑为这档已形成固定模式、固定班底的“综N代”带来了全新亮点。

  与过去三季由队长带领两支队伍PK不同,第四季《王牌对王牌》打出了“家族”的概念,邀请到“熟面孔”沈腾、贾玲和综艺新人华晨宇、关晓彤四位常驻嘉宾共同组成全新的“王牌家族”。沈腾和贾玲是目前最受观众欢迎的喜剧明星,两人配合默契,各种“包袱”你来我往。关晓彤擅长挑战各类舞蹈,华晨宇人称“音乐鬼才”,还别具游戏天赋。四位MC各司其职,形成比往季MC更强的家庭凝聚感。贾玲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坦言,“王牌家族”每次聚在一起都很开心,“这么多期节目(我们)培养了像家人一样的团结和默契。”华晨宇也表示,总导演吴彤曾坦言综艺感不用他担心,更多是成为音乐“王牌”,“也是这一点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和鼓励。”

  在周冬梅看来,《王牌》经历三季的磨合,直到第四季才终于形成了和谐的“王牌家族”,周冬梅表示,本季四位MC不仅最大化吸引到不同年龄层的观众,且在性格上也恰好互补,带动了节目的氛围和节奏。

  不再停留IP表面,更多关注人情冷暖

  从多次邀请春晚常青树,到“四大名著”演职人员再度重聚,《王牌对王牌》三季致敬过的经典IP超过30个。但做到第四季,IP资源枯竭、艺人难以配合等问题同样迫在眉睫。“真正的经典IP资源,又能够拿到舞台上呈现的,并没有那么多。”周冬梅坦言。因此《王牌4》尝试细化“经典IP”的角度,从《康熙微服私访记》《还珠格格》到2013届快男重聚,致敬并不再只停留在表面,而是着眼于经典背后的幕后故事和人文情怀。

  在有意促成《还珠格格》剧组重聚前,节目组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挖掘到“老佛爷”和“晴儿”这两位演员在拍摄过程中积累了深厚的情感,但却近20年未见。《王牌》便极力促成两人的重逢,致敬经典的同时,也为两位嘉宾留下了珍贵的记忆。

  在周冬梅看来,当今时代,大家都在为自己的梦想不断奔跑,已经忘却偶尔停下,梳理过去的人生,“本季《王牌》看似还是在做IP对决或‘回忆杀’,但我们加入了更多人情冷暖,不仅挖掘了人物背后的故事,奋斗岁月结下的情谊,同时也让观众有机会怀念年轻时质朴的情感。这种更具人文情怀的内容,也更容易触动大家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不仅关注于幕前,本季《王牌》也邀请到94版《三国演义》,98版《水浒传》当年的服装、道具等幕后工作人员,以及诸多坚守在平凡岗位上的素人嘉宾。在周冬梅的理解中,“王牌”的定义本就不应局限于娱乐圈,而应是“争做时代王牌”,“不一定要功成名就才是有价值的,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极致,身边的平凡人也可以成为值得尊敬的‘王牌’,这是我们这一季想要提倡的精神。”

  【MC采访】

  沈腾 对老艺术家参加印象深刻

  新京报:这一季《王牌对王牌》与以往《王牌对王牌》最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沈腾:最大的变化就是加入了两个特别有才华的新同学,花花和晓彤。最惊喜的地方应该就是没想到导演组这么厉害,同样的游戏,每期都有不同的名字,还让很多经典作品的剧组重聚,把很多美好的回忆带回给观众。

  新京报:你曾谈到上综艺节目会有点儿抹不开面,后来是如何做到在《王牌对王牌》中解放天性的?

  沈腾:主要因为在这个节目里很放松。我们做节目就是为了给大家带去快乐,给大家解解压,如果大家觉得看完我们这个节目开心,那我们的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

  新京报:这季在游戏环节是否有进步?

  沈腾:我觉得还是有进步的,毕竟游戏都做熟了,也多少掌握了一些技巧,而且这一季比之前多了很多唱跳模仿的部分,我要是再年轻点,都能偶像出道了。最喜欢的环节应该算是传声筒出题的时候,导演组出题可能会考虑难度,但我们互相出题,手下都不留情,看对方哑口无言,心里别提多满足了。

  新京报:参加《王牌对王牌》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沈腾:这一季节目组请了很多的老艺术家,比如之前请到的谢芳老师,今年已经84岁了还是很有精气神。谢老师在节目上说到她那个年代拍戏条件很艰苦,但是不管导演编剧演员都很敬业。我们现在的条件和技术真的是好太多了,所以更应该好好珍惜。

  贾玲 和言承旭搭戏很深刻

  新京报:这一季《王牌对王牌》给你带来了哪些惊喜?

  贾玲:惊喜,算起来还是挺多的,包括有时候节目组一个环节的设置,可能会把我们弄得手足无措,但是还是能被机智化解(笑)。还有就是每一期经典的主题,不单单是对观众,对我们来说都特别有意义。

  新京报:这一季关晓彤和花花是新MC,一些观众认为不少综艺环节都是你和沈腾在激发他们的综艺感,如何评价他们在综艺中的表现?

  贾玲:也没有,各自分工不同吧,花花基本会期期唱歌,晓彤会表演舞蹈,我和腾哥俩人这两项都不行就只能负责说话了(笑)。我觉得花花和晓彤非常棒,他们有突破自己,做得很好。

  新京报:这一季你最喜欢哪一期?

  贾玲:比较深刻的还是和言承旭吧,因为见到了少女时期的偶像,相信女性观众都会有圆梦的感觉,哈哈。还好,看不到我的脸现在都在微微泛红……

  关晓彤 一开始担心综艺感不够

  新京报:之前很少为综艺节目担任固定MC,接到邀请后有没有一些顾虑?

  关晓彤:缘分吧,刚好是一个对的时间。总导演吴彤哥哥告诉我会有很多致敬经典的环节,每期也有不同的才艺展示,挺想挑战一下自己。一开始担心自己综艺感不够,接不上话,但是既然节目组信任我,我也要相信自己。

  新京报:录制节目初期,你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关晓彤:每周的录制都有才艺,基本都是跳舞,给我练习的时间不多,经常是先跟着视频熟悉动作,然后提前一天到台里舞蹈室练。时间很紧张,担心自己完成不好。

  新京报:《王牌对王牌》的传声筒环节,不少观众评价你记忆力非常好,有没有什么秘诀可以传授给大家?

  关晓彤:我记忆力确实还行,然后就是要仔细观察,边记边想,在脑子里连成一个线索,会更好记住和还原。

  华晨宇 第五季还愿意来

  新京报:录制节目初期,你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或困难是什么?

  华晨宇:最大的困难是我觉得自己不太爱讲话,但腾哥和贾玲姐帮了我很多,会在节目中经常点我,跟我聊天,他们可能怕我在节目中除了发呆就是发呆,没有什么镜头,哈哈。还有一个困难是玩那些游戏,因为我之前没玩过,所以最开始总是懵懵的。

  新京报:观众评价你不再是综艺小绵羊,是如何提高自己的综艺感的?

  华晨宇:后期很多游戏我都玩过了,知道这些游戏的小套路,所以越来越放松。另外,和王牌家族非常熟悉了,就会比较敢讲话。再就是我刚开始很放不开,后期才转变为“主人”的角色。当有其他飞行嘉宾来的时候,就有了主人接待客人的感觉。

  新京报:是否考虑多参加一些娱乐性的综艺节目?

  华晨宇:如果王牌做第五季,而我有幸再次被邀请,我会非常愿意来。因为我很喜欢这个节目,整个录制很开心,哪怕我们每次录制时间都很长,要熬夜,但是每次录制结束我都会想要快点录下一期。

  【经验分享】

  最能请艺人的节目组 不把嘉宾当炒作工具

  曾有观众评价,《王牌对王牌》是中国最能请艺人的综艺节目。周冬梅坦言,很多艺人非常爱惜羽毛,会谨慎于在节目中消费情怀;而一些老艺术家或幕后演职人员,甚至从没参加过真人秀。他们最终选择《王牌对王牌》,是基于节目组的诚意和专业。“吴彤是个特别执着的电视人,只要你给他留一丝缝,他会竭尽所能把你的门推开。包括这一季几位《流星花园》的主演,他从第一季就开始邀请,他不会因为被拒绝就放弃,还是会不断和对方保持真诚的沟通。”

  此外,节目组也愿意站在嘉宾的角度考虑,不将其作为炒作情怀的工具,而是通过节目的设计,让嘉宾也有机会重新对人生和情感进行梳理。“我们的初衷是希望嘉宾不虚此行,可以从节目中获得一些营养,甚至可能还会打开一些心结,而非当成一个通告。”周冬梅坦言。

  打破“综三代”魔咒 不断创新跟自己较劲

  如今市场对于“综N代”唱衰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奔跑吧》等节目却在大浪淘沙下成为了长寿综艺。

  在周冬梅看来,不断创新迭代是保持“综N代”艺术生命常青的不二法门。“跑男七季做下来,几乎没有一期节目是重复的。以前是每一期撕名牌规则都不一样,后来干脆名牌也很少撕了,终极挑战可以是黄河岸边的大合唱,可以是联合国舞台上的一次全英文演讲,也可以是一场国际学霸龙舟赛。为了不重复自己,节目主创团队各种和自己较劲,不到录制前的最后一刻,方案都不会停止修改。”也正因为团队有这种死磕到底的创新求变基因,周冬梅对“大换血”之后的新一季《奔跑吧》充满信心。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这种程度的磨练还不够,要突破,就要磨练!”无名说着朝着山脉更深处而去。“工程怠慢,乐宏着有不对!”这些修为武学境界不同般若且能相同,这佛门宝典以般若的天人的智慧演变创造的修为武学,一经施展威力甚大。当然先前摩诃迦叶尊者与沈月柔,冰玉两人的激战完全是在大战之中的小视心里,只用到了佛门绝学传音掌,金刚步,现在突遇见劲敌,摩诃迦叶尊者当即施展出另一道惊人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