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城中村的蝶变记

2019-04-24 19:46:20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何晓斌

“这里曾经出现过两具圣骨,虽然那位没有出手抹杀,也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酒足饭饱一刻,鱼府众人尽皆是心满意足,意犹未尽,纷纷商量着返程之时一定再次光临桥头堡,大快朵颐一番。正如当地盛行的一首摇篮曲中描述的一样:

在座众人都是直管埋头吃喝,却是横眉冷目,滴酒不沾。年轻乞丐所化利箭向下一沉,前冲之势非但不减,更是陡然加快了几分。

  专访:“一带一路”合作让中法英实现“三赢”――访中广核英国公司总经理郑东山

  新华社伦敦4月23日电 专访:“一带一路”合作让中法英实现“三赢”――访中广核英国公司总经理郑东山

  新华社记者杨晓静

  中广核英国公司总经理郑东山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带动的第三方市场合作,让中法英三国实现“三赢”。

  郑东山介绍说,为共同开发英国核电市场,自2015年以来中广核与法国电力集团在英国成立了4家合资企业,多个项目齐头推进。双方共同建设欣克利角C项目、塞兹维尔C项目、布拉德韦尔B项目,并正在努力推动“华龙一号”核电技术通过英国通用设计审查。

  郑东山说,中广核在英项目当前均进展顺利,英国核电项目是中法英三方共赢的合作典范。“英国有市场,也有投资保障机制,但缺技术和资金;法国有技术、有装备;中方有技术和资金,也有运营建设能力,”郑东山说,“无论从哪方面看,中法英三方都是赢家。”

  核电项目投资大、风险高,郑东山说,企业很难在海外市场单打独斗,尤其是拓展发达国家市场,因此中法两国企业的合作形成了优势互补。过去30多年,中广核和法电在广东大亚湾、台山等项目上一直有密切合作,如今又将之前的经验输出到了英国项目。

  郑东山说:“以欣克利角C项目为例,目前该项目派驻的约90人中有60多人从事设计,把我们过去30多年的建设经验,特别是台山经验反哺到欣克利角项目,得到了英国政府以及法电的高度认同。”目前中广核英国项目的团队已超过170人。

  核电企业“走出去”是建设核电强国的必由之路,如今中国核电事业已从引进方转为输出方。郑东山说:“现在我们不仅输出技术、输出资本,带动产业产能装备制造业发展,更重要的是还输出经验和能力。”

  在与法电的合作中,中广核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受重视,合作默契度和相互信赖不断提升。郑东山说:“越来越多的项目重大问题,法电都邀请我们提早介入。”

  在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的目标指引下,中广核正努力提升海外市场竞争力,尤其是在英国等发达国家市场的竞争力。中广核英国公司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在英国树立可信赖的形象。

  “核电企业要做到世界一流,不仅国内机组运行要做到一流,核电技术还要能‘走出去’,在海外市场做到一流,”郑东山说,“海外项目也要建出安全性、经济性、成熟性。”

若不动用一番真正手段的话,恐怕是难以脱身的了。接下来的一刻,一股浩然磅礴的气流在其身心之中徜徉激荡开来。

  科技如何为电影插上翅膀?

  新华社北京4月17日电 题:科技如何为电影插上翅膀?

  新华社记者张漫子、郭宇靖

  从早年的现象级科幻电影《阿凡达》到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热门影片《头号玩家》,再到今年热映的科幻大片《阿丽塔》;从中国奇幻喜剧《捉妖记》,到去年春节档的票房黑马《唐人街探案2》,再到体现中国电影工业水平的国产科幻片《流浪地球》……不同风格、不同类型的故事都离不开电影科技的支撑。随着特效在电影工业中地位的提升,技术也顺理成章地成为电影的“造梦者”。在正在进行的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科技论坛中,中外影人就电影与科技之间的关系达成共识,提出“建设电影强国必须要有一流的电影制作技术”。

  “电影本身就是一个技术的产物,一开始只有无声电影,录音技术进步以后有了有声电影,一开始电影是没有颜色的,彩色胶片出现以后彩色电影就诞生了。”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副院长丁友东认为,电影的技术性体现在电影的内容需要通过媒介传递给观众。一方面,艺术通过技术来呈现,另一方面,技术进步又会为艺术提供更多的表现可能性。因此,电影的技术性和艺术性是相互促进的。

  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在电影创意、编剧、后期制作等环节的发展与应用,不仅为电影的呈现提供了更为广泛的可能性,同时带来了制作技术方面的新工具。“比如传统的工艺手段里,老照片的修复需要很有经验的老师傅一人一周时间才能恢复,如果用算法5秒钟即可以处理完毕。”全球著名视觉化工作室“第三层楼”的创始人克里斯・爱德华兹认为,技术进步可以让更多的电影工作者从简单重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从事更有价值的创意内容。

  事实上,不仅是人工智能技术,科学技术的创新对全球范围内电影产业的一系列变革有着重要影响。一些看得见的变化正在发生:电影CG角色开始代替明星成为电影的中心舞台;电影拍摄场景中的人越来越少,电影的制作中心逐渐向后期转移;静止、平面的故事板被拍摄出动态、精致的场景……

  近年来,中国的电影特效技术得到了较快发展,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制作团队。早期中国电影的特效制作多依赖于国外团队,如电影《英雄》。到现在,国内的特效团队参与制作的特效大片越来越多,制作水平越发高超,今年春节期间热映的影片《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就是例证。

  丁友东等学者提出,尽管《流浪地球》代表了国内电影工业化和特效技术的最高水准,但也要清醒看到制作水平方面我们与国际上的差距。例如今年2月份上映的美国科幻大片《阿丽塔》,在角色的塑造上,好莱坞特效公司维塔工作室为主人公阿丽塔制作了47种毛发造型,仅一只眼睛就达到900万像素。再比如阿丽塔身穿的毛衣,看上去简单,实则涉及了包括水与头发的交互、流体与布料交互等复杂的物理现象的模拟,目前市面上的现成软件无法完成,维塔工作室专门组织团队开发出了相应软件。

  倍视影业创始人克里斯・布兰博认为,中国不乏会讲故事的人才,和擅长做视觉特效细节的艺术家,然而既懂创作又懂技术的高水平人才还相对缺乏,这一短板有可能导致分工协作的低效、流程管理和标准化制作的薄弱。在电影工业中,需要大量的沟通、大量的团队协作,涉及数据库、云平台的使用等诸多问题,补齐这一短板或许是中国电影下一步取得突破的关键。

  “新时代中国电影最大的主题,就是要走向电影强国。”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表示,我们需要“提质增效”,以质量促进中国电影的长远发展。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店伙计端着三屉烧麦小跑着来到了斗篷客的桌前,将烧麦放置好后,冲着斗篷客哈腰笑着说道:绥远将军鱼入海正说到这里的时候,镇国公王继翦忽地冲其一摆手,冷笑着说道:姜遇心有戚戚,他无奈的闭上了双眸,如同与山峰化为一体,不得到敢仙诀,将错过一场天大的机缘,更是错过了离开这片空间的唯一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