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届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成立

2019-03-21 05:30:01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陈越

这并不是筑基擂台,今日竟然连续出现两场精彩的对弈,先是那名褐衣男子和金三瘦交锋从容离去,现在则是一名毫不起眼的筑基初期修士和金三瘦旗鼓相当。这样的大战不比筑基擂台激战要差,甚至更强。杨立也是一个半路出家炼制丹药的修者,神丝草倒是听说过,却没有这般近距离地见识过,他刚才的那一声冷哼,不过是敲山震虎,欲以这样的姿态,将他还无法得知的情况给压榨出来。在五百丈的距离上,他的神识虽然没有立即停止,但推进的力度也是有一下没一下,仿佛是在温吞水。这边是神魂力量强大的作用。杨立之前已经到达了青冥境的灵魂层级了。

“是,大人!”牛利军长枪一收,向前一步。千夫长,树千丈,于是道“呸,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去年,我军营之中的两位部下,私底下前去揭发你的最先,最后却是被你直接动用私行喊冤而死!兄弟们我们要今天不报仇,什么时候报仇!”树千丈,目光一扫,那些四下都隐蔽得非常好的部下,怎么会不知到呢。

  为共同反对腐败贡献中国方案

  2018年3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监察法。监察法是反腐败国家立法,是坚持走中国特色监察道路的创制之举,对于坚持和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领导,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监察法实施一年来,反腐败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越来越为国际社会所关注和重视。

  腐败是世界毒瘤,是各国面临的共同挑战。特别是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一些腐败犯罪呈现出有组织、跨国化的特点,这不仅影响有关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健康发展,也损害各国人民的切身利益。因此,反对腐败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也是联合国和世界各国政府共同的责任。一直以来,中国的反腐败工作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支持,中国也为反腐败全球治理提供了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中国通过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走出一条基于深厚传统、符合历史逻辑、适应现实国情、保障发展需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监督道路,为各国反腐败工作提供了经验和借鉴。

  我国自秦朝开始确立监察御史制度,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逐步形成了一套自上而下的独立于行政和司法的监察体系,形成了我国独特的政治文化和政治制度的传统,为当今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提供了丰厚文化营养和历史借鉴。历史文化传统决定道路选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根植于中国文化传统,从历史文化中汲取智慧,并从现实出发,实现监察工作理念思路、体制机制、方式方法的与时俱进,形成集中统一、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把党内监督同国家监察结合起来,形成监督合力。这样的监督制度是历史与现实相贯通的重大创制性制度安排,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和时代特色,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如何实现权力的自我监督是世界性难题,是国家治理的“哥德巴赫猜想”。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在加强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切实把公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方面做了大量探索和努力。党的十九大提出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把组建国家监察委员会列在深化党中央机构改革方案第一条,形成以党内监督为主、其他监督相贯通的监察合力。经过一年多的探索和实践,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初步构建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监察体系,实现了对公权力和公职人员的监督全覆盖,推进了公权力运行法治化,消除了权力监督的真空地带,压缩了权力行使的任性空间,逐步建立起完善的监督管理机制、有效的权力制约机制、严肃的责任追究机制。

  过去一年来,改革形成的制度优势不断转化为治理效能,推动反腐败国际合作取得新进展。一是建立健全了党统一领导的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机制。中央追逃办统筹协调各部门积极履行追逃追赃相关职责,对外逃人员形成强大震慑和感召,一批外逃人员相继回国自首。二是除监察法以外,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以及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等追逃追赃配套法规制度陆续公布施行,不仅为依法开展调查取证等工作提供了更完善的法律依据,还规范了反腐败涉外案件办理流程,有效推动了司法执法合作标准化建设。三是国家监委统筹协调反腐败国际交流合作,深入参与反腐败全球治理,取得了一系列务实合作成果,我国反腐败“朋友圈”和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四是加强反腐败司法执法国际协作,举办中国和加勒比地区国家反腐败执法合作会议并推动形成反腐败执法合作机制;积极参与反腐败国际规则制定,将反腐败合作内容写入中非合作论坛、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等峰会成果文件,推动构建国际反腐败新秩序。

“你血口喷人”,一旁呆立无语的师弟修者这个时候也说起话来,无非是同他的师兄辩驳。“我师弟和迟曾经去过玹镜,不久前回来后传出一则秘闻,玹镜内有修士在开脉七期就打出近七万斤的力量,一招就将筑基期修士拍飞。和师弟资质虽不是出众,毕竟也进入了龙跃初期,也被他一拳打得几乎拳骨碎裂了。”

  当年因《粉红女郎》走红,却试图与“哈妹”对抗;消失两年,抛开流言蜚语更在意自我

  薛佳凝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从《粉红女郎》开始,薛佳凝接演的很多角色都是类似“哈妹”的机灵少女。(左起《粉红女郎》《我爱河东狮》《机灵小不懂》《家》)

  近些年,能感觉出薛佳凝在努力摆脱“哈妹”对她的束缚,接演的角色更符合她的年龄。(左起《大时代》《黎明绝杀》《赏金猎人》《刀尖》)

  直到近两年,薛佳凝才终于开始与“哈妹”和解。她接受“哈妹”可能会成为伴随她一生的最重要的标签,并乐于与外界谈起拍摄“哈妹”的经历。她坦言,年轻的时候把“标签”想得太窄了,“人的一生有很多经历都会被大家淡忘,但对演员来说,如果能有一部伴随一生的作品,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我现在完全不会考虑‘哈妹’会局限我,我会把它当做一段很好的经历。”

电视剧《粉红女郎》剧照。

  薛佳凝身上有一种淡然自处的平和,这种个性似乎与浮华不安的娱乐圈“格格不入”。她热爱分享,习惯在微博记录生活中的风景,并随意写下内心的感悟;但她不善于游走在舆论场,此前她已经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地接受媒体采访。2015年,忙碌的节奏曾让她无法对生活产生愉悦和热情,她推掉大部分戏约,回归慢生活,跟着两三好友四处行走,连一条商业微博也没有发过。

  远离娱乐圈,对薛佳凝而言向来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然而,外界并未因她的低调,而减少对她个人生活的关注和针对。宁静、信仰、从容,这些在薛佳凝看来描述女人自我成长的词汇,都会莫名与其感情生活挂钩。她总是“被动”成为热搜关键词。去年,薛佳凝登上《我就是演员》舞台后,外界对其外貌变化的关注,也远超于她凭借演技重回大众视野。

  几年前,薛佳凝仍会对流言蜚语有所介怀,“我很在乎别人的评价,我希望自己完美。”但如今,相比外界的片面印象,她更关注自身成长。谁说她不好看,她只会玩笑似的在意两天,但再也谈不上生气与否。《我就是演员》结束后,在键盘侠的肆意妄言之中,她曾平静地在微博写到,“或许我们并不像观众印象中的那么年轻靓丽了,可沉淀与心智,却恰恰是最好的能讲故事的时候。”

  1 回归大众视野

  DD我喜欢和自己拧着来

  在参加《我就是演员》之前,薛佳凝已经有近三年没有上过综艺节目。

  她从不在意通过综艺提升自己的曝光度或话题,而决定登上这个舞台,将自己的表演放在舆论中央,薛佳凝更多是为了突破舒适区,希望在不安的氛围中寻找到新的能量。

  薛佳凝说,再次站在大众面前,她需要面对太多,但这也是她性格中最拧巴的地方:“一旦太顺着自己的心走,便没办法获得历练和成长;当你拧巴着自己一点的时候,可能很多事情会得到改变。这是我喜欢的。”

  节目中,薛佳凝演绎了《左右》中为救患了白血病的女儿,找到前夫做试管婴儿的女人。在最后的投票环节,导师吴秀波毫不犹豫地把自己那一票投给了薛佳凝,坦言自己被她安静的凝视所打动。

  虽然最终薛佳凝遗憾落败,但输赢本就不是她来到这个舞台的目的。她很满足于此次体验的过程。她说,在这个节目中,演员可以遇到很多在剧组拍戏时不会遭遇的难题,不仅需要现场即兴磨合,同时也在赛制中考验了演员对压力的承受力。“我想看我能做到什么,学到什么。比如对手的适应力,他们对一个细节的表现。你可以以此反观自己的表现,自己的适应力。”

  在薛佳凝看来,《我就是演员》虽然是一个竞技舞台,但并不是要跟对手“厮杀”,而是应该让彼此激发出更好的自己,“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跟两三年前的我相比,我成长了,这个让我挺高兴的。”

  2 为了妈妈的乡愁

  DD阴差阳错开始学表演

  薛佳凝出生于哈尔滨,但从小家里的饭桌上却总能看到南北融合的场面DD除了东北人最爱的猪肉炖粉条,时常还夹杂着南方的吃食DD蛋饺、甜酒酿。这些都是薛佳凝妈妈的拿手好菜。

  薛妈妈是上海人,17岁便只身前往东北兵团参与当地建设,并从此在这片黑土地上扎下根。但妈妈总会给薛佳凝讲起在上海家乡的故事;偶尔思乡心切,便感叹年纪大后,希望有机会可以“落叶归根”。小时候,薛佳凝并不懂妈妈心中的乡情,却将妈妈的愿望铭记在心。

  薛佳凝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广播电视主持人,从小就在地方电视台主持少儿节目的她,各类作文、演讲等文艺比赛的奖状也收获了满满一沓。在她看来,文编、广播、主持,都是充满创造魅力的工作。她希望未来考上北京广播学院,制作一档属于自己的节目。

  然而高二那年,上海戏剧学院到黑龙江招生,老师建议薛佳凝可以借此积累下经验。在此之前,薛佳凝对于表演毫无概念,甚至不知道还有专门学习表演的大学,但阴差阳错,颇具天赋的她竟拿到了上戏的录取通知书。

  在自己毫无兴趣的表演和热爱的广播事业之间犹豫再三,薛佳凝最终选择坐上哈尔滨前往上海的列车。17岁的她,经历24个小时的奔波,独自离开生活了十余年的北方,成为当年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最年轻的学生。她曾说,上海总让她想到妈妈的乡情。她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在上海落脚,为妈妈实现“落叶归根”的愿望。

  3 曾试图与“哈妹”对抗

  DD总演一种角色会无趣

  1995年,大一的薛佳凝便因清秀的形象,从上百名应征者中脱颖而出,出演了第一部电影《我也有爸爸》。毕业后两年,薛佳凝接连拍摄了多部电影和电视剧,大多都是乡村、情感题材中温柔甜美的角色。直到2001年,由朱德庸漫画改编的电视剧《粉红女郎》开始在全国征集“哈妹”一角,意在寻找清新靓丽、时尚叛逆的新面孔。快开机前,薛佳凝为剧组录了一段视频,导演伍宗德很快决定由这个年仅23岁,笑起来眼睛弯得像月牙一样的小姑娘出演“哈妹”。

  薛佳凝自认与“哈妹”的性格完全不同。“哈妹”跟风,总是“哈”各种潮流,是做事没有主见、盲目追求时尚的“新新人类”;而生活中的薛佳凝却从没去过网吧,也不喜欢迪厅,甚至连电脑也不太会玩。她更像拥有一个老灵魂的守旧派。她曾投入很长时间将自己融入“哈妹”,拍摄到后半程,薛佳凝彻底打开了戏路,“当时觉得自己可年轻、可新鲜了。”

  但薛佳凝从没想过自己会凭借“哈妹”红遍大江南北。《粉红女郎》杀青后,薛佳凝与陈好马不停蹄地投入到电视剧《天下无双》的拍摄中。与当时的主演张卫健、关咏荷相比,她们仍是默默无闻的内地小演员。然而拍摄过半,突然不少群演、路人纷纷跑来围观她们,边叫着“万人迷”和“哈妹”的名字边簇拥着要签名。这样的景象竟持续了好几天。回上海宣传时,剧迷更是挤满了整个购物中心;《粉红女郎》最火时,薛佳凝只要走在街上,就会有人大老远喊着“哈妹”的名字上前合影。即便她正在吃着路边摊,仍会大大咧咧把嘴一擦笑着应允。

  正是与薛佳凝完全不同的“哈妹”,成为她16年演艺生涯的标签。在观众的印象中,她似乎也始终保持着“哈妹”天真无邪的少女模样。直到2017年她在电视剧《择天记》中客串了一位母亲,外界才后知后觉薛佳凝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孩。

  有一段时间,薛佳凝曾试图与“哈妹”对抗。那时,她倔强地只选择与“哈妹”截然相反的角色,即便题材特殊,或者形象坏到了骨子里。偶尔扎堆接到妙龄少女的剧本,她也要选择最难演的那个。《你一定要幸福》中心胸狭窄的叶明珠;《家》中与冯家对抗的鸣凤……“我不喜欢做自己常做的事情,尤其是演员,你常常演一种角色,是没有激情的,你会觉得无趣。如果这件事注定没有营养,我也会在里面挑一点有营养的放进去。”

  4 停滞两年去各地“行走”

  DD看清眼前事,不再抱怨

  在薛佳凝看来,“演员”身份的自己只存活于镜头,镜头外的她更喜欢独来独往。然而戏谑的是,越是想逃离众人窥视,外界对其感情生活的揣测,却一次次把她推上风口浪尖;甚至有网友质疑她才是操纵绑定营销的源头。“我没做过的事,谁冤枉我了,我就会很生气。”然而近年来,薛佳凝开始对这种长期的密集式防御感到疲惫,工作也陷入瓶颈期,“我开始看不清自己,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2009年,远离上海舒适圈的薛佳凝,因“北漂”压力一度患上失眠。她在朋友的推荐下前往西藏闭关,在远离娱乐圈的地方,寻求到久违的宁静。于是2016年,被言论迷失节奏的她,毅然推掉了所有戏约,完全消失在大众视野里。那两年,她不施脂粉,脱去娱乐圈伪装,彻底融入西藏的原生态生活。“你会发现,虽然一些地区的人生活没有那么富裕,但你在他们脸上看到的快乐是由衷的。我会想,我成了一名演员,已经是多大福气,怎么还敢抱怨?由心的,就是自由的。”

  信仰,让薛佳凝更容易看清眼前的事物。“如果别人赞许了你,那很好;如果他诋毁了你,也没关系,因为你并不会因为他的诋毁,就成为一个坏人。即便我是坏人,也不是别人的嘴决定的。”因此当感情问题意料之中地抛来,薛佳凝在直言“我没法回答你”之后,思索了几分钟,还是决定给外界一个更舒适的表达。“相由心生,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无论是从演戏上、解读力上,还是从阅历上来讲。(我的生活)跟别人没有关系。如果这件事情能让你成长,能让你得到力量,我更愿意去分享这些。”

  新鲜问答

  新京报:之前决定上《我就是演员》会担心大众对你的评价吗?

  薛佳凝:不会,虽然是一个大家很关注的节目,但它只是你人生的一个点。人生是很多点组成的,我不会担心某一个片面的东西,它不代表什么。我在舞台上也说过一句话,很多人会关注成功,我会关注成长,成长才是一个持续的、缓慢的、愉悦的过程,成功只是一个点。事实会证明一切,时间会证明一切。

  新京报:参加节目后,你发现自己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薛佳凝:遇到很多事情,我开始更稳定、更从容。以前我碰到问题,会觉得自己不行。但现在我会先去适应所有的事情,会觉得任何困难都没有关系,(只需要)一点点去解决它。

  新京报:在你的人生里,你会认为体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吗?

  薛佳凝:我觉得理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人与人之间,人与事之间,都需要理解。

  新京报:前两年你饰演了很多妈妈,很多人会说市场对三四十岁的女演员并不善意,你会介意这些吗?

  薛佳凝:我觉得大家把这个看得太重了,其实适合自己年龄就好。我不会特意去演少女,也不会特意去演妈妈。你可以把这个角色诠释好,把人生和理解力表达出来就很好。

  新京报:外界总是会为没有归属的女演员感到担心。

  薛佳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另一位,青衣白头翁魔,官阶二品,急忙上前进言道“妖皇大人,文金雕魔,武飞天八哥妖,微臣赞成,飞天八哥妖先锋之言!”“回主人,小人,一七轮,爵位百夫长!”百夫长一七轮,言落,把这自身百夫长的双印供手相曾上。“看你也是个人物,报上名来,无名鼠辈我都不屑于知道名姓。”金三瘦抬眼扫视了一圈,酒馆内的诸多修士都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