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一载5名中国游客面包车侧翻 幸无人员伤亡

2019-05-23 10:45:24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王迪

老二冲老四说完话后,又看了看五花大绑的粗大汉子,随即接着说道:无名语气平淡,但是话语却显得异常坚定,一些平日里将无名当成敌人的武者,突然觉得此刻无名骨子里透着一股霸气。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注视着,看到那道可怕的黑影之后众人都是本能的后退。

饶是如此,也常常是有价无市,让那有心之人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手中空留那万千黄金,却是无有挥霍之处,心中饱含那万丈激情,身体却是弥而不坚或者坚而不弥,只盼雄风重振之时。  众人惊讶不已。

  风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

  ――《长征组歌》

  时隔三年,习近平再赴江西。

  2016年2月,井冈山,八角楼革命旧址,“行程万里,不忘初心”,言犹在耳。2019年5月,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园,“革命理想高于天”,掷地有声。

  《时政新闻眼》发现,除了此次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时到访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江西于都之外,习近平此前还在红军长征的三个重要纪念年份分别到访长征的出发、转折、会师标志性纪念地。回望长征,缅怀长征,从长征精神中汲取力量,习近平一以贯之。“长征永远在路上。”习近平的长征脚步,从未停歇。

  长征出发80周年访古田:点赞一群可歌可泣的人

  2019年5月20日,江西赣州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习近平亲切会见了9位红军后代、革命烈士家属代表。他们当中,有1位是遗孀,5位是子女,3位是孙辈。

  △9位红军后代、革命烈士家属代表与纪念馆工作人员等合影。

  5年前,有一幕,似曾相识。2014年10月31日上午,在福建古田出席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习近平,专门把10位老红军、军烈属和“五老”代表请到一起座谈。

  △白墙青瓦的古田会议会址庄重古朴,“古田会议永放光芒”8个大字熠熠生辉。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在此召开,史称“古田会议”。

  △古田会议会场的陈设非常简单,两张八仙桌拼在一起就是讲台,几排长条凳摆放整齐就是坐席。

  △古田党员干部教育基地古田楼会见厅。习近平在这里与老红军、军烈属代表等座谈。

  今年102岁的老红军谢毕真是10名参会代表之一。他回忆说,“总书记和我们一一握手,祝我们健康长寿。他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他旁边。”

  △革命战争时期的帅小伙如今已年逾百岁。老红军谢毕真祖籍龙岩市武平县,1916年9月出生,1937年2月参加革命,1937年6月入党。

  在座谈时,习近平提到了一段长征往事:“长征出发时,闽西子弟积极踊跃参加红军,红军队伍中有两万多闽西儿女。担任中央红军总后卫的红34师,6000多人主要是闽西子弟,湘江一战几乎全师牺牲。”

  两年后,电视剧《绝命后卫师》播出,讲的就是红34师的故事。

  △红34师师长陈树湘塑像。陈树湘(1905―1934),湘江战役弹尽被俘,在被敌人押送途中,愤然从伤口处掏出肠子绞断,慷慨就义。实现了他“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年仅29岁。他是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从习近平讲的这段往事,可以瞥见闽西在红军长征中的独特地位。闽西革命老区是“红军之乡”“将军摇篮”。1934年10月,主力红军就是从闽西的长汀、宁化,赣南的瑞金、于都等地出发,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遵义会议80周年访遵义:致敬一场伟大的转折

  1935年1月,长征途中,党中央召开遵义会议,这是我们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遵义会议陈列馆入口左侧毛泽东书法“遵义会议伟大转折”。

  2015年6月16日下午,习近平参观了遵义会议会址和遵义会议陈列馆,听讲解、看实物、观图片。“乌江渡口还是原貌吗?”“遵义原来有没有革命活动?”习近平不时驻足,了解询问。

  △遵义会议会址。

  △遵义会议召开的会议室按当年场景摆放着会议桌椅。

  △会议室的墙上挂着全部参会人员照片,据讲解员陈松回忆,习近平在此驻足凝视。

  △遵义会议陈列馆二楼陈列的浮雕作品《飞夺泸定桥》

  △《1935年遵义》沈尧伊1997年作

  临别时,习近平还对讲解员说:“你讲得很好。要给大家好好讲,告诉大家我们党是怎么走过来的。”

  当天上午,像此次在于都向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敬献花篮一样,习近平还专程前往红军山烈士陵园,向红军烈士纪念碑敬献了花篮。

  △红军烈士纪念碑。碑高35米,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叶毓山设计,1984年为纪念遵义会议50周年而修造。

  △纪念碑四周的浮雕展现了当年红军浴血奋战的场景。

  在“突破乌江天险”浮雕前,习近平感叹:“当时要是过不去就危险了。”纪念碑上“红军烈士永垂不朽”8个字是邓小平同志题写的,总书记伫立凝望。

  △纪念碑上镌刻着1984年11月邓小平题写的“红军烈士永垂不朽”八个大字。

  长征胜利80周年访将台堡:解读一种精神的内涵

  2016年7月,习近平从固原市六盘山机场一下飞机,就驱车1个多小时来到西吉县将台堡。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和将台堡会师,标志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结束。

  △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园全貌图。将台堡原名西瓦亭,位于西吉县南部葫芦河与马莲川河交汇处,距县城26公里,相传为宋代驻兵的堡垒。民间传说穆桂英曾在这里筑台点将、统兵抗敌,秦腔《穆柯寨》戏文中也有“离了将台上战马”的唱词,将台堡由此得名。

  △坐落在将台堡内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碑高26.36米,顶部雕有三尊红军头像,象征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习近平向纪念碑敬献花篮,向革命先烈三鞠躬。

  参观三军会师纪念馆时,习近平说,红军长征创造了中外历史的奇迹。革命理想高于天,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面对形形色色的敌人决一死战、克敌制胜,这些都是长征精神的内涵。

  △三军会师纪念馆正门。

  △参加会师的部分领导人。他们在将台堡相聚,又从这里出发,最终夺取了革命的胜利。

  三军会师纪念馆陈列有“红军教会了西吉人做粉条”油画和“单家集夜话”的复原场景。习近平驻足观看,细问原委。当年,红25军经过单家集时,向当地回族百姓传授了做粉条的技术。后来,回族群众就把这种粉条称为“红粉”。讲解员王凤杰回忆说,总书记对这一段长征史饶有兴致。

  △“红军教会了西吉人做粉条”油画。

  △“单家集夜话”复原场景。

  △毛主席当年在单家集用过的桌椅。

  △纪念馆内陈列的红军服装。

  在将台堡,习近平意味深长地说:长征永远在路上。这次专程来这里,就是缅怀先烈、不忘初心,走新的长征路。我们这一代人要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征路。

  从将台堡回京三个月后,10月21日,习近平出席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他说,“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民族。”

  这是伟大长征给予这个伟大民族的启示。

  图片支持:福建台 贵州台 宁夏台 遵义台 闽西日报 古田会议纪念馆 将台堡红军长征会师纪念园

  文字参考:人民日报、新华社、福建日报等

  监制/申勇 唐怡

  记者/王卉 龚雪辉 沈忱

  编辑/潘梦莹黄绪甜

  央视新闻

“诸位若是想让后辈葬在其中的话,不妨现在就进入地洞中。”方允山闭着双眼,一脸淡然说道。千天魔,听此,且不是,喜从天降,即可,道“卑职一定尽心尽力,鞠躬尽瘁不辱使命!”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17日电(任思雨)当敦煌壁画变成音乐,会是什么样子?5月17日,“谭盾《敦煌•慈悲颂》2019中国巡演”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国际知名作曲家、指挥家、音乐大师谭盾来到发布会现场,讲述其六年来的创作历程。

谭盾。来源:主办方供图
谭盾。来源:主办方供图

  《敦煌•慈悲颂》灵感来自源于敦煌石窟壁画等深具中国传统文化基因与民众基础的民俗故事。谭盾说,很多年前,自己只是抱着玩一次的心态去敦煌,却意外发现莫高窟非常漂亮,特别是壁画中的乐队,完全改变了西方音乐史的定义。

  《敦煌・慈悲颂》共有六个乐章,其中第二乐章《九色鹿》讲述了九色鹿舍身救落水者却被无情出卖的故事,这一形象正是出自敦煌莫高窟第二百五十七窟壁画。

  谭盾回忆说,小的时候奶奶总给他讲九色鹿的故事,教导善良、朴素、乐于助人的品格。“敦煌是一个历史的活化石,见证我们从哪里来。”他希望能把敦煌壁画的故事变成声音再讲一回,让它感动更多的人。

  敦煌元素如何体现在音乐中?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在谭盾看来,把敦煌壁画转化为声音,是一个心灵的历程,也是富有技巧性的,比如他观察九色鹿壁画中鹿蹄的姿态,来确定九色鹿音乐的节奏性。

  《敦煌•慈悲颂》融合了敦煌古乐器和西方交响乐,创作的六年间,谭盾先后多次前往敦煌采风,走访国内外多家知名博物馆,寻找古代音乐原稿。他曾形容,这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因为每次去敦煌,每次看到、体会到的都不一样,“敦煌也是我心灵的一面镜子”。

  他还提到,对于艺术家来说,敦煌隐藏着许多的能量。发布会现场,还演示了由唐代音乐为伴奏的“反弹琵琶舞”,舞者的舞姿都来自敦煌的壁画。

现场演示“反弹琵琶”。来源:主办方供图
现场演示“反弹琵琶舞”。来源:主办方供图

  据了解,“谭盾《敦煌・慈悲颂》2019中国巡演”将于6月正式开启,分别在西安、敦煌、长沙、青岛、上海和北京进行6个城市共计8场的演出,其中6月21日和6月22日两场为《欧洲之夜》演出,将作为中法文化交流的特别献礼。

  本次巡演也是《敦煌・慈悲颂》首次在大陆地区演出,谭盾指挥,沈洋、谭维维、巴图巴根、朱慧玲、王传越、郭森、陈奕宁领衔主演,由法国里昂国立管弦乐团及德国吕贝克合唱学院等两百多名音乐家组建豪华演出阵容,力求为中国观众带来完美的视听觉体验。(完)

“什么人,竟然敢袭击我们一元宗!”一声爆喝从一元宗深处传来。独远听言,于是,道“前辈,千万别这么说,那恶龙化蛟成龙,已经是今非昔比,前辈以一段残剑击伤,这足以证明前辈一身罕见的修为!”虬髯大汉眼见此情此景,却是不慌不乱,眼中反而是生出了一丝欣喜之意,只见其挥刀挡开了箭雨,护住了人马,随即一勒马缰,返身而走,另外六人自然也是有样学样,坐下战马犹若风驰电掣一般急速向着远处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