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改革综述:在新时代征程中砥砺前行

2019-03-19 10:25:53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吴亿

合计人员三千余人,工作时间基本算是夜以继日,片刻不停。一颗头颅飞起,姜遇掌如利刃,直接将他斩落,这是比妖族少主还要难缠的修士,龙跃修士催动背部龙骨,浑身劲力喷发,加成的力量太巨大了。如果黄老大掌握的秘术再强大一些,姜遇很难将他击毙。远空之中,一道身影直接飞上半空,欲要撕裂那张笼罩在巫城的巨网。青光冲天,璀璨的光华让人无法直视,她打出惊世一击,几乎要成功了,却终究无法破开巨网的秘力,被迫弹了回来。

夜晚,无名将蓝可儿送回房间便出来了。山岗上站着一位老者,如清风一般。走到第五十层,足足花了姜遇半日的时间,对比李家少年神体两炷半香左右的时间,姜遇要黯淡不少。然而这是他有意而为之,在战斗中寻求突破,完善自己的战技,并非是寻求速度而来。对他而言,仙塔并不是炫耀的地方,而是淬炼己身的最佳场所。

  法者|律师庄卓:申诉到最高法,为当事人洗冤13年终获无罪

  在过去的13年里,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庄卓,坚持为当事人刘桂吉无罪辩护,案件从基层法院一直走到最高人民法院,历经一审、二审、两次再审,刘桂吉终获无罪。

  刘桂吉曾是江苏灌云县一名中心小学校长,2005年他和学校的会计徐盛东、出纳刘云洪一同被检察院指控贪污公款,最初一度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13年6个月、13年。

  2018年11月,案件经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审,纠错平反。13年的无罪辩护之路,也曾三次申诉被驳回,庄卓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办案过程中最大的阻力就是自身的妥协,但想到做下去就是帮人家洗冤,就又燃起了希望,“面对一个错案得不到纠正,我内心无法平静”。

  在庄卓带动下,法德永衡律所周毅、蔡钧、杨磊、任忠敏等律师纷纷加入,组成7人律师团为三名当事人申诉,无偿代理案件。13年来,他们代理、协助当事人向法院、检察院甚至刑罚执行机关申诉,几乎穷尽了法律规定的所有申诉程序,也几度联系全国人大代表向司法机关反映案件情况。

  刘桂吉说,是庄卓律师团队的坚持给了他信心。

  2019年3月9日,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律协副会长吕红兵在委员通道接受采访时提及此案,他说,在防范冤假错案方面,律师是司法机关最值得信赖的“同盟军”,不可或缺,无法替代。“我们办的不是案子,是他人的人生。一个案件的背后,就是一桩婚姻、一户家庭、一个人的自由、一家企业的未来。”

  律师庄卓 受访者供图

  走访10多名证人取证

  案件的阴影至今仍未消除。72岁的刘桂吉说,多年来,他在家里看电视剧,看到服刑的镜头会马上站起来走开,因为会想起自己服刑时的场景,“不堪回首”。

  检察机关最初指控,1999年底,刘桂吉等三人利用中心小学为辖区各村小学代购书本之机,将31万余元私分。案件进入一审审理阶段后,受刘桂吉家属的委托,庄卓开始担任刘桂吉的辩护人。第一次会见时,刘桂吉就哭诉,自己没有贪污公款,希望律师能帮他洗冤。

  之后,庄卓开始查阅案卷材料、走访证人。刘桂吉的儿子刘师告诉澎湃新闻,当时是冬天,下着雪,他陪着庄卓踩着泥路,进村入户先后到各自然村调查走访了10多位村小学会计,证人一开始不愿意见面,庄卓跑到他们家里反复跟他们讲,终于取得证言。这件事,让他对庄卓建立起了信任。

  后来庄卓总结这个案件,发现这是一起由错账导致的错案。在2000年之前,当地各村小学购买书本的费用都是集中交到乡中心小学,由中心小学统一购买后发回各村小学。当时,各村小学没有钱买书本,于是就给中心小学打了欠条,中心小学的会计在做账时,把应收账错记成现金收入账。实际上,中心小学根本没有收到这笔钱。

  一审开庭,作为刘桂吉辩护人,庄卓为其作无罪辩护。他当庭指出,起诉书中有多处事实不清。在他的申请下,多名村小学会计出庭作证。

  然而两次开庭后,检察机关撤回起诉,之后又追加指控刘桂吉、徐盛东、刘云洪私分代办费、回扣费等。待检察机关重新起诉后,两名出庭证人推翻了此前的证言。

  2005年6月,一审法院法院以贪污罪分别判处刘桂吉、徐盛东、刘云洪有期徒刑14年、13年6个月、13年。

  当事人不服,上诉至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还是维持了有罪判决,但将3人的刑期分别减少了2年到1年6个月不等。

  案件虽然终审判决了,庄卓仍决定无偿为刘桂吉代理申诉,还把本案的另外两名当事人也纳入无偿代理范围。“每每回想这个案子觉得太冤,当事人家庭经济情况比较差,做律师也不是什么钱都要挣”,庄卓说。

  正如庄卓在二审辩护词中写道:“这个案件肯定是一个错案,无论时间多久,过程多么曲折,我一定要想办法还他们清白,给他们尊严,给法律尊严。”

  组成律师团无偿代理申诉

  在庄卓带动下,法德永衡律所谈臻、周毅、蔡钧等律师纷纷加入,组成7人律师团,为这起错案的纠正奔走。

  申诉无期限,每个月寄出的申诉材料大多石沉大海,没有回音。“这时候是最难熬的。”庄卓坦言。在代理申诉最困难的时刻,庄卓想到了能不能向教育界的全国人大代表反映情况,推动司法机关继续复查案件。后来,联系到两位曾经的全国人大代表,一位是楼文英老师,一位是张红老师。

  他通过公开查询代表名录找到他们,然后前往拜访,向他们反映推动案件复查中遭遇的困难。庄卓说:“不论是楼文英老师还是张红老师,我与他们都素不相识,两位人大代表对我们反映的情况非常关注,通过人大代表联络工作渠道向司法机关提出了复查的建议,对案件得以深入复查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经过努力,2010年5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连云港中院审再审该案。2013年5月,连云港中院作出再审判决,采纳了3名当事人共同贪污31万多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但认定3人私分代办费、回扣费等行为构成贪污,据此仍作出有罪判决,改判刘桂吉免予刑事处罚、徐盛东有期徒刑两年,刘云洪有期徒刑一年。此时,三人已经在服刑了8到9年不等,也因为减刑、假释而获得了自由。

  庄卓不甘心,“这些指控存在金额未达立案标准、款项早已退给纪委、超过追诉时效和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等情况。”他说,当时这个结论不符合法治精神,不利于维护法治的威信和尊严。

  庄卓说,虽然法院大幅度减少了刑期,但是并未从根本上洗涮当事人的不白之冤,他们决定继续代理当事人提出申诉。不过,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很快就驳回了申请。

  申诉到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终获无罪

  案件到了这个阶段,庄卓坦言自己有些懈怠了,毕竟自己的当事人刘桂吉已经被判免于刑事处罚。但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南京设立第三巡回法庭,这让他重新燃了信心和希望。

  在“三巡”开始办公后不久,当事人即提出再审申诉。庄卓说,三个月的复查期内,“三巡”法庭召集三名当事人和律师,告知将该案指定江苏省院再审。指定再审之后,江苏省高院于2018年7月公开进行了审理,江苏省检察院出庭检察官明确提出了三名当事人全部无罪的检察意见。

  庄卓回忆,检察官提到“无罪”的时候,三个当事人在法庭上都掉下了眼泪。2018年11月1日,江苏省高院宣判三人无罪。而此时,当事人徐盛东2017年已经因病故去。

  刘桂吉在法庭宣判后说:“庄卓等律师为我们这个案子跟踪了十几年,借这个庄严的法庭我感谢他们。”

  庄卓今年49岁,现在是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执业二十多年了。江苏省司法厅副厅长王君悦评价说,在纠正刘桂吉等人的错案中,庄卓等几名律师用10多年的坚守,展现出党员律师过硬的职业素质、职业操守和职业精神。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律师队伍快速发展,正需要庄卓这样的律师,为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创造规范有序的法治环境发挥更大作用。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实习生 张宇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实习生 张宇

或许是曾经同生共死的缘故。杨立吓了一跳,手中掌心雷差点就掷了过去。这时他的神识帮了他,令他“看”到了一块,托于叶姓修士手上的奇珍异宝。此宝被叶姓修士高举于头顶,观其一脸肃穆虔诚的样貌,此物定然是一块绝世宝贝。

  李荣浩巡演串成“电影”

  本报讯(记者 寿鹏寰)继“天生李荣浩亚洲巡回演唱会”和“李荣浩有理想世界巡回演唱会”后,李荣浩“年少有为”世界巡回演唱会首站近日于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起航。

  李荣浩不仅担任本轮巡演的出品人、总导演之一和音乐总监,还将亲自执起导筒奉上《年少有为?前传》微电影,将《年少有为》的前世今生呈现在现场观众眼前。

  将自己整场演唱会串联成一部“电影”,李荣浩绝对是第一人。在开场时,李荣浩就向大家介绍了这部微电影,并“老李卖瓜”似的夸赞影片非常好看,请歌迷朋友们敬请期待。

  据介绍,为了呈现最好的版本,李荣浩前前后后剪辑过二三十个版本。最终形成目前5个篇章的故事。谈到拍微电影的初衷,李荣浩说,是歌迷朋友启发了他DD去年《年少有为》启动后,不少歌迷纷纷问,故事的前面男女主角发生了什么?于是李荣浩决定亲自操刀,并担纲主演,拍下了这部“青春版前传”微电影。微电影讲述了主人公们的年少爱恋时光,不但圆了歌迷的这个心愿,也给《年少有为》的故事画上了一个句号。

  据悉,此次巡演的北京站定在5月18日。

一元宗弟子士气大振,那个柳炙被无名杀死,他们再无后顾之忧而相反的张家的弟子则是一下子士气全无。在石暴潜心修炼《聚气术》的过程中,一夜的时间悄然而过。“啊呀呀,你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