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敬一丹:怀旧之余 希望更多接触新鲜

2019-03-19 09:42:56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侯建华

当她看到石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其偷看之时,此女不知因何缘故,脸上倏地一红,旋即福身一礼,脆生生地说道:此言一出,众人都哗然,就连妖孽韩阳也气得浑身发抖,如果不是半步大能的威势让他不敢轻举妄动,早就向着姜遇扑杀过去了。“卑职,在!”

他可是有天辰镜护体而天辰镜可是魔君的法器,反过来威压魔帅还差不多,只是无名现在的功力不强。底下的诸多弟子一阵骚动,尤其是一元宗的弟子看向那道身影的时候也是一阵咬牙切齿,无名磕三个响头这不仅仅是在侮辱他也是在侮辱一元宗。

  中新社北京3月18日电 (夏守智)中国国务院新闻办18日发表的《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指出,宗教极端主义打着伊斯兰教旗号,但完全违背宗教教义,并不是伊斯兰教。

  白皮书中提出,分裂主义是新疆恐怖主义、极端主义产生的温床。长期以来,恐怖势力与极端势力大肆歪曲、编造、篡改新疆历史,夸大民族间的文化差异,煽动民族隔阂和仇恨,鼓吹宗教极端,为实施分裂活动大造声势。

  回溯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在新疆的由来,白皮书将其分为四个阶段:19世纪末20世纪初,境内外分裂分子与宗教极端分子,利用老殖民主义者炮制的所谓“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理论,鼓噪建立“东突厥斯坦”;20世纪初至40年代末,“东突”势力大肆传播“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组织策划一系列分裂活动;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在国际反华势力的支持下,“东突”势力不择手段地组织策划实施各种分裂破坏活动;20世纪90年代以来,特别是美国“9?11”事件后,境内外“东突”势力加强勾连,扬言通过发动“圣战”建立“东突厥斯坦”国家。

  白皮书中列举了宗教极端主义在新疆否定现代文明、粗暴侵犯公民人权的种种行径。其中包含,把极端思想与宗教捆绑在一起,与广大信教群众捆绑在一起,与社会生活捆绑在一起,煽动群众“除了真主以外不能服从任何人”,教唆信教群众抵制政府管理;鼓吹把一切不遵循极端做法的人都视为异教徒、宗教叛徒、民族败类,煽动辱骂、排斥、孤立不信教群众、党员干部和爱国宗教人士;否定和排斥一切世俗文化,宣扬不能看电视、听广播、读报刊,强迫葬礼不哭、婚礼不笑,禁止人们唱歌跳舞,强制妇女穿戴蒙面罩袍;泛化“清真”概念,不仅在食品上,而且在药品、化妆品、服装等物品上都打上清真标签;无视新疆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多姿多彩、辉煌灿烂的传统文化,企图割裂中华文化与新疆各民族文化的联系。(完)

那些围观的修士也都愣住了,只差一点点姜遇就难逃厄运,没想到在关键时刻离奇失踪,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让人无法置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仿佛水月镜花。更让两人懊恼的是,卜算修士直到现在都选择作壁上观,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热播网剧《黄金瞳》剧情改编遭吐槽,制片人和编剧回应DD

  一部剧10个编剧 这有什么问题

  本报记者 裘晟佳

  2019年过了没多久,探险鉴宝题材的网剧是一部接着一部播。继《古董局中局》《怒晴湘西》后,上线爱奇艺半月的《黄金瞳》是目前在播网剧中最受关注的。

  然而,该剧虽然连续多日登上猫眼全网热度榜榜首,微博话题阅读达18.8亿,但与高人气相对的,却是一片质疑声,其中一大槽点就是剧情改编。钱报记者发现,该剧包括总编剧在内,署名编剧共有十位。

  无独有偶。上周的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上,业内人直指电视剧行业五大“病灶”,其一就特别提到DD挂着总编剧的名字却不写一个字,三五成群分拆剧本,再拼凑组合急就章的“拼盘编剧”。

  一时间,《黄金瞳》的主创团队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近日,《黄金瞳》总制片人白一骢、总编剧张鸢盎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在影视行业正处于巨大转折调整的当下,身处行业第一线的他们是如何看待那些对于影视制作发出的质疑。

  热播网剧《黄金瞳》剧情改编遭吐槽,制片人和编剧回应DD

  一部剧10个编剧

  这有什么问题

  10人编剧团

  怎么编不好一出戏

  “白一骢”这个名字,很多人并不陌生,网剧《暗黑者》《盗墓笔记》《老九门》都是他编剧或制作的。而他麾下的老搭档张鸢盎,也凭借IP改编作品《沙海》《香蜜沉沉烬如霜》等,成为业内知名编剧。这次《黄金瞳》的编剧,依然是他们团队担当。

  业内对“拼盘编剧”的质疑,主要是针对有的剧组为了压缩制作周期,求快,就多请几个编剧拆分剧本,但大家各写各的,就会造成剧情混乱,人设不一致。

  对于“10人组编剧”的质疑,张鸢盎却表现得很硬气。她认为,这种工作模式,是几年合作中一点点磨合出来的,编剧多并不一定意味着“拼凑组合急就章”,比如同样是白一骢“灵河文化”出品、口碑不错的《沙海》,编剧就多达12个。

  由多人组成编剧团队共同创作,是灵河文化的固有模式。整个编剧团队共有二三十人,会根据项目和编剧的特点,再划分组成不同的团队,各自跟进项目。

  《黄金瞳》编剧多达十位,都怎么分工?张鸢盎介绍,十位编剧先要全面拆解梳理小说,将年代、主人公的行迹、涉及的大事件小场景,一一列出详细表格,再对内容进行取舍。接下来是惯常的人物小传、剧本大纲的创作,然后进行分集、分场的划分,故事要精确到一集有多少场戏,场与场之间要如何衔接。最后一步才是根据每个编剧的特点去分配集数,落实剧本。

  “落实完剧本后,还会集齐编剧开会讨论。比如我写了这几集,但其他人写的内容我也都要知道。”她说,这是为了保证前后剧情连贯,人设统一。

  张鸢盎告诉记者,《黄金瞳》的编剧始于2017年初,历经一年的改编后,才在2018年初开机。可见,改编的时间还是充裕的。

  剧本成稿后,全剧组包括编剧、导演、美术、服化道、置景等工作人员,都会就拍摄、选角、特效等问题进行全体讨论。也就是说,在真正开机前,剧本已经完全准备好,完全不存在开机后“编剧急就章”的情况。

  IP改编剧弊病不少

  有的剧导演编剧从不碰头

  张鸢盎也并不讳言行业内现存的弊病。她提到,这样的“全员参与”在目前影视行业的现状下,操作起来并非易事。有的影视剧项目,导演和编剧可能从头到尾都见不着面,编剧不知道自己的剧本会被拍成怎样,导演拿到剧本看不明白,也照样开机。也有的情况是,这个编剧团队把剧本写完了,制作方觉得集数太少了,再找另一个编剧团队专门负责“注水”。“这些就真的是乱象了。”

  对于眼下针对《黄金瞳》的一些负面评价,张鸢盎倒是表现得十分“佛系”。

  “不光是《黄金瞳》,从《暗黑者》开始,我们就天天守着看弹幕,看大家都说什么,哪些评价是好的,好的原因是什么;哪些他们比较抵触,抵触的原因是什么。”张鸢盎说,每个项目都会经过这样的复盘,才能在进行下个项目时尽量规避。

  片酬八千万都不嫌贵

  这种心态要不得

  总制片人白一骢还提到了关于编剧的另一个问题DD剧本创作时没有考虑制作的可实现性。就是编剧时设想得很好,实际拍摄时根本没办法实现。

  回顾过往的剧集创作,白一骢承认自己团队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所以他也在反思:“比如《盗墓笔记》(第一部)时有很多遗憾,在剧本创作时没有考虑制作的难度,但其实把问题变相留给制作了。制作没法解决这个难度时,就只能用别的方式去拍,那就会导致结果跟初衷不一样,包括《老九门》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在这之后我们慢慢开始开始调整,所有的创作都要基于制作上可以实现这样的前提。不要拍不出来的90分,只要拍得出来的80分。”

  同时,关于影视制作,近年来频频被推上风口浪尖的还有“天价片酬随口开的高价艺人”。

  在《黄金瞳》中,几位饰演主要角色的年轻人,都是出道两三年的新生代演员。白一骢直言,自己从不去请天价片酬的流量明星,“如果问到一个演员,片酬开价8000万,还觉得‘不贵的’,这个心态的确有问题了。”

  他宁愿把钱花在多请一些老戏骨上。《黄金瞳》里,也出现了李立群、韩童生、涂们等一众老戏骨的身影。“像梁天、英壮这样的演员往潘家园里一扔,就像长在那里似的。大家对表演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年轻演员的要求也会相应提高,年轻人才会在表演上去下功夫。”

  对于当下高片酬的“价格下调”,白一骢表示完全,“其实不能说是下调。因为下调的原因是前两年涨得太高,包括购买价、定制价都太高。”

  他举例了影视制作费在过去的四五年产生的变化,“从2014年到现在,影视制作费大概贵了4倍,确实太高了。不仅是主创和演员,其实基层工作人员的价格,也涨得比较离谱,这些都必须要降。最可怕的是,贵了之后,我们所面对的团队素质,反而比以前低了好多倍,人没有变好,价钱变得贼贵,整个行业就得不到良性发展。”

  在他看来,制作的钱应该真正花在刀刃上。他举例说,在《黄金瞳》中,剧组专门在怀柔的影视基地1∶1复建了旧货市场,全剧制景达3万平方米,并从北京到云南再到乌克兰,辗转多个城市及地区,横跨25000公里,剧中展现的沙漠、戈壁、丛林等不同地貌,全部都是实景拍摄。

  “比如北京潘家园的戏,都是在影视基地重新制景的,但还原很究竟,甚至连潘家园电线杆上的鸟窝、门口的监控线、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都还原了,连我们请来串戏的潘家园的几个掌柜,都觉得跟自己的店一模一样。”

  裘晟佳

不过以他偶尔来一次,倒是结识了那么三两个。就在黑色完全蔓延开来,无数道声音的怒吼声开始响彻整个岛屿,也不知道是什么妖兽发出来的。不少人都吃惊,纷纷凑了过来,向出声之人打探,这是一则爆炸性的消息,有这样强大实力的修士,绝对来历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