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上升致购买力下降 房地产销售投资趋冷

2019-02-19 13:32:40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侯置

沈月柔,一声默念,道“嗯!”少可,沈月柔目光再次打量万劫谷方向,剑啸声中,司徒风,沈奇山,沈月柔,三道身影只是少可,就消失在了万劫谷的劫地边缘。杨立觉得脑后劲风袭来,本能地一个躲闪。姜遇并指如刀,直接将这块石料的棱角劈掉,他干瘦的手指上蕴含着浓烈的能量波动,一指下去,石料齑粉纷纷下落。

黑衣修士表情依旧,浑然不理杨立的异变,还在做聆听状。杨立并没有躲闪,只是静静的呆在原来的地方,嘴角含笑。

  (近观中国)“见字如面”:习近平寄出的中南海“手信”

  中新社北京2月17日电 题:“见字如面”:习近平寄出的中南海“手信”

  作者 钟三屏

  “全家‘福安’、一生‘长乐’!”最近,这句嵌入两个福建地名的新春祝福火了,成为2019年春节拜年流行语,它来自习近平给厦门大学外籍教授潘维廉的回信。

  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自习近平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他至少给海内外普通个人或群体去信36封。这些信不仅是习近平与本国民众及外国友人真诚互动的独特渠道,也是深入浅出阐释治国理念的“微型窗口”。

  “见字如面”。在书信往来中,习近平从一个个细节“落笔”,“见人、见事、见情”,在表达情感、理念和期待的同时,主动回应外界诉求与关切,实现了对“严肃、理性”政治议题的“灵活、感性”表达。对收信人来说,这些来自中南海的“手信”有态度、有温度,带着暖意与诚意。

中新社记者 徐冬冬 摄

  “见人”:侧重青年群体

  6年多来,从小学生到年近百岁的教授,从农民到企业家,从海外学生到国际友人,都曾收到习近平的信。虽然收信人年龄和地域跨度很大,但细分之下仍有侧重。

  青少年是收到习近平回信最多的群体,收信人包括在校大学生、入伍大学生、大学生村官、海外留学生、中小学生等。在这些信中,习近平逾20次提及青年。他说,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有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

  不少收信人与习近平颇有渊源,相当一部分来自他曾考察过的地方,有的书信往来不止一封。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到大陈岛视察,看望岛上的老垦荒队员。2010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给大陈岛老垦荒队员回信。2016年,台州市椒江区12名小学生以“大陈岛垦荒队员后代”的名义给习近平写信,习近平则回信勉励他们努力成长为有知识、有品德、有作为的新一代建设者。

资料图:2014年11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与朗塞斯顿市斯科奇-欧克伯恩小学的小学生共同植树。 新华社记者 姚大伟 摄
资料图:2014年11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与朗塞斯顿市斯科奇-欧克伯恩小学的小学生共同植树。 新华社记者 姚大伟 摄

  “见事”:释放重要信息

  习近平的信,不仅直观体现关切,也常涉及政策主张的阐释或对人对事的看法。在一些特殊时点和背景之下,这些信释出的重要信息,往往能发挥独特作用。

  当外界出现“民企离场”之类的疑虑时,习近平2018年10月给“万企帮万村”行动中受表彰的民营企业家回信,提到“有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他“非常欣慰”,强调“任何否定、弱化民营经济的言论和做法都是错误的”,及时回应了外界关切,为改革廓清了杂音。

  这并非习近平第一次给企业家写信。2014年,他就曾给福建30位企业家回信,肯定他们“作为多种所有制、多种类型的企业负责人,就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加快企业改革发展提出建言倡议,很有意义”,希望“继续发扬‘敢为天下先、爱拼才会赢’的闯劲”。

图片来源:人民网
图片来源:人民网

  2014年,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16名小学生给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写了一封信,用稚嫩的汉字邀请他们访问自己的家乡。习近平和彭丽媛在回信中说,“我们期待着再次到访澳大利亚,并访问你们的家乡塔斯马尼亚,参观你们来信中提到的景点。我们希望结交更多澳大利亚朋友”。不久后,习近平和彭丽媛访澳期间赴塔斯马尼亚州,专门抽出时间与这些孩子交流。这段“万里信缘”成为一则外交佳话。

  “见情”:纸短辞切意长

  记者梳理发现,习近平发出的36封信中,短的不到200字,长的500余字,朴素实在、娓娓道来。信的风格与他所倡导的文风一致,不见“长、空、假”,凸显“短、实、新”。

  比如,善用比喻。在给库尔班大叔的后人回信时,他希望“促进各族群众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在给西藏牧民的回信中,他希望“带动更多牧民群众像格桑花一样扎根在雪域边陲”。

  又如,善讲故事。在给内蒙古军区边防某团一连全体官兵回信时,习近平回忆了1年前他在阿尔山看到官兵“在冰天雪地里守卫边疆”的场景。

资料图:厦门大学外籍教授潘维廉。图片来源:厦门大学新闻网
资料图:厦门大学外籍教授潘维廉。图片来源:厦门大学新闻网

  在给国际友人写信时,他善用贴近对方的语言。在给潘维廉的信中写道,“你在厦门大学任教30年,把人生的宝贵时光献给了中国的教育事业,这份浓浓的厦门情、中国情,让我很感动。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这些年你热情地为厦门、为福建代言,向世界讲述真实的中国故事,这种‘不见外’我很赞赏。”

  这些传递着情意的表达,让习近平与收信人和所有读信人离得更近。

  在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写信是一种“慢表达”。但人们不难发现,小小的信件既生动、直观地反映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心之所系,又真实、立体地展现出中国的面貌。来自中南海的独特“手信”,正成为沟通心灵、增进互信、融通中外的“金钥匙”。(完)

“想要镇压狂暴,必先适应狂暴,混沌神主啊,这第一关虽然可怕,但不会出人命的,你担心也没用,尽管放心便是了。”他跟随这名伙计来到了拍卖台的后台,才发现这里已经有数人在排队等待购买号牌了。


武戏集锦《大闹天宫》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莎莎/文 胡蕾/图

  看梨园大戏,过中国新年。2月15、16日(农历正月十一、十二),“ 鹏程锦绣 ?春色满园DD 2019深圳新春戏曲晚会”在深圳大剧院圆满落幕。这是深圳首次在农历新春佳节期间举办大型新春戏曲晚会,也是深圳市民首次在新春佳节期间观看喜庆热闹的戏曲晚会。演出现场座无虚席,观众们对晚会抱以极大的热情,掌声如雷,叫好声不断。戏曲,这门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艺术,正在深圳这座年轻的移民城市焕发新生。

  回归传统,过新年看大戏受热捧

  过年看大戏是新春习俗之一。一直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戏曲社火还是民间春节娱乐的流行方式。今年,“ 鹏程锦绣 ?春色满园DD 2019深圳新春戏曲晚会”首度举办,再次点燃了人们对“传统中国年”的热情。据本次唯一区级主办方,福田区的相关人员介绍,她们在网络平台放出300张免费惠民票时,12秒即被抢完,可见深圳戏迷对于这场晚会的期待和认可。演出现场座无虚席,观众观看投入,掌声雷动、叫好声此起彼伏。

  六大剧种、由十一位“梅花奖”得主轮番演绎,五光十色,令人目不暇接。80后观众刘先生专程从南山赶到深圳大剧院看戏,他说:“我不是票友,总体感觉很热闹,整体紧凑,精彩纷呈。”还有观众感叹:“传统戏曲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精髓,能亲眼看到大家、名家们的表演,欣喜、难忘。”

  晚会充分展现了“国粹精华、岭南风骨、深圳气韵。”

  “国粹精华”是指在作品选择上,挑选了各剧种德艺双馨领军人物的代表作,内容上挑选的是表现中华文化美德精神“仁义礼智信”为主题的选段,艺术定位高端大气;“岭南风骨”是指晚会的内容和表现形式,反映了岭南优秀传统文化的唱段和元素,体现出粤港澳大湾区的人文历史和与时俱进的精神;“深圳气韵”则是指在节目的编排上,充分体现了深圳的文化自信,表现了深圳这座城市的海纳百川,深圳人的年轻与创意。

  乡音乡韵,移民城市多元文化展现

  深圳是移民城市。地方戏里承载着乡音,是一种共通的乡情凝聚力。京剧、粤剧、豫剧、晋剧、秦腔、黄梅戏,“ 鹏程锦绣 ?春色满园DD 2019深圳新春戏曲晚会”集齐六大剧种。晚会导演高云霄表示,之所以做此安排,是因为“深圳是移民城市,希望借此表现全国戏曲向深圳集中。”

  深圳市粤剧团团长宋涛表示:“来自全国各地的深圳市民,在深圳这块土地上,听到乡音,看到家乡的戏,这就是深圳特色。因为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人到这里来寻梦,来创业。他们这些人也是有家乡情结,有文化根脉,让他们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享受到异地的多元文化,我觉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创意。”的确,在2019深圳新春戏曲晚会上,河南人能看到豫剧,安徽人能看到黄梅戏,山西人能够看到晋剧……如此丰富多元正是深圳这座移民城市的独特魅力。

  观众张小姐来自河南,她说,没想到在深圳能够看到豫剧《大登殿》的选段,“让我想起小时候,我奶奶给我唱戏的场景,眼泪一下就出来了。”而来自陕西的90后观众杨先生则表示,这是他第一次看秦腔表演,“以前在陕西时没机会看,这次看了秦腔《天女散花》,太美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闪闪发光,以后有机会,我还想多看多听。”还有观众感叹,或许只有在深圳才会看到如此多元化的戏曲表演,因为“深圳人来自五湖四海且来了就是深圳人”。

  和谐共生,鹏城戏曲艺术生机无限

  传统而古老的戏曲与年轻而现代的深圳相得益彰。在深圳,传统戏曲的各类活动在各个区早已遍地开花。为了让戏曲文化传承有序,深圳近年来一直在积极推进戏曲进校园、学生进剧场活动。演出当晚,由宝城小学、弘雅小学组成的宝安区教育科学研究院学生艺术团带来的戏曲少儿节目《群娃闹春》惊艳开场。深圳“戏曲娃”们无论是纯熟的表演动作还是脆甜的念白、唱腔,都让人忍不住鼓掌叫好,感叹古老戏曲艺术后继有人。高云霄对“戏剧娃”的表演给予了高度评价,“孩子们非常专业。”

  粤剧被称为“南国红豆”,是我国第二个入选“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剧种,作为广东的代表性地方戏,它更是一种广东精神和岭南文化孕育出来的艺术。对粤港澳大湾区有广泛活跃的影响。晚会第一篇章“春风粤韵”既有经典传统戏《帝女花》《马福龙卖剑》的名段,也有《风雪夜归人》这样的新编剧目片段,冯刚毅与著名文武小生黄伟坤,率众青年演员登台亮相。粤剧名家、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获得者冯刚毅表示:“期待将来有更多的剧种来到深圳,在这座艺术之城、文化之城,为深圳市民带更多的传统戏曲精彩演出。我希望,深圳可以成为中国戏曲的‘艺术百花园’,被越来越多的朋友们所接受和喜爱。”

  曾获“梅花奖”、上海“白玉兰奖”的赵葆秀说:“多位深圳戏曲娃获得了少儿戏曲最高奖项‘小梅花奖’。有戏迷朋友告诉我,得知这次戏曲晚会,票友们都开心得炸窝了,而且这次还是完全公益性的,说实话我很震撼。必须给深圳的文化担当点赞。”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姜亦珊表示,深圳有着非常深厚的艺术基础和传播力,希望今后多多举办戏曲进校园、讲座、演出等活动,“不仅培养舞台上的‘角儿’,更要培养会听、会唱、会赏的‘戏曲知音’。”国家一级演员张建峰说:“深圳是个戏剧氛围很浓重的城市。虽然深圳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居民平均年龄不高,但是深圳的戏迷真多,可见大家对戏曲是非常热爱的。”

独远,右脚脚尖一起,爬山虎妖,终于是用其他两个藤枝,收缩着已经是麻木了的主肢,送了一口气,道“啊呀,终于是脱了截肢的危险了!”不过特殊体质的修士并非注定会演化成对应的异象,最可怕的是凡体一旦后天凝聚出伴生脉异象更加强大,因为这类修士不借助于先天,是在无数道艰难险阻生死关头磨砺出来的,杀机和威力令人咋舌。他哪里想得到,影魔追来可不单单是因为杨立逃跑时留有痕迹的缘故,影魔追击而来丝毫不差,凭借的可是那一手惊天地泣鬼神的光影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