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权事业发展的制度合力

2019-02-19 12:27:42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张非

其初下山时看上去还算矫健的步伐,到了此刻,却犹如绷紧的弓弦突然放松了一样,整个人显得松松垮垮,毫无生气。远远之处,一位青少年捕头大步走来,当即远远问道“都,怎么回事!?”这是何等的器重,可见谷主在杨立的身上寄予了厚望!

“这,怎么行!?”杨立听身后的声响,没有听到那个恐怖阴森的“不要走”了。杨立心里放了下来,一屁股就坐了下来,身体正好依靠在粗大的树干上,不过心里还在扑腾扑腾的跳着。

  新春走基层 人和家顺事事兴

  2月18日,安徽省肥西县上派镇紫蓬社区居民在一起品元宵。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摄

  干群手拉手 合力谋脱贫

  本报记者 杨明方 阿尔达克

  “亲爱的家人们,又让你们牵挂了。手术很顺利,再过三天就可以出院,别为我担心了。”春节期间,在北京一家医院病房内,邵祥理写下了一封“家书”。

  2018年1月,中国保监会援疆干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金融办主任助理邵祥理主动请缨,奔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松他克乡克青孜村。他的2018年几乎没有“休息”二字,直到住进了医院……

  “邵书记,希望你早点康复,好好养身体!”邵祥理的手机不断收到村民们的牵挂,这条短信是村民亚森?艾力让他孩子发来的。亚森一家是贫困户,曾经5口人挤在一间土坯房里,妻子还患有重病。邵祥理为这家人制定了脱贫计划:2018年4月,亚森家里分到了“扶贫牛”;10月,一家人搬进了85平方米的新房;年底,亚森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去年,克青孜村179户1050名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发生率由年初的30.6%下降至1.34%,整村顺利脱贫摘帽。目前120户贫困户住房建设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公共基础设施也基本配套到位。

  “过年后您还回来吗?”“我一定会回去的!2019年我还要和克青孜村的乡亲们在一起呢!”病房里,邵祥理认真地回复着短信……

  村淘服务站 网购更方便

  本报记者 肖潘潘

  “您家里有电脑吗?”“没有。”“您认识字吗?”“也就能发发微信。”“您网购吗?”“每周都买。”“没电脑、不识字,怎么网购?”“那是咱村的秘密!”

  春节期间,在湖北省枝江市董市镇姚家港村,记者来到这里的村淘服务站。这就是村民田大妈所说的“秘密”:台式电脑和背投电视连接起来,电脑上一操作,电视上就显示商品,品牌、价格等信息一清二楚。

  “大妈微信里吆喝一声,我就给她下单了。过个两三天,她来取一趟就行。”“店小二”王龙说,帮村民们下单是他“顶重要”的事儿。“去年帮村民网购,平均每月金额都超30万元了!我还帮一个村民在网上买了辆5.6万元的东风小轿车,比线下便宜了6000元,还享受4S店联保。”

  在枝江市曹店村,20岁的李杰开第一年网店的收入,就跟干了一辈子瓜果批发的父亲打了个平手。“去年1月开店,到年底就冲上100万单,销售收入5000万元。”李杰说,“拿着手机就能干电商,自由度高。”

  2018年,枝江全市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180亿元,网络零售额超过18亿元,排名阿里研究院评选的中西部地区大众电商创业活跃度和返乡电商创业活跃度两个“第二名”。枝江市委书记刘丰雷说,水电路气接通实现了设施城镇化,农村电商实现了线上城镇化,不同人群通过互联网融入现代生活,享受更多更全面的服务。

  组织强起来 人心聚起来

  本报记者 潘俊强

  今年除夕,王雷可以回家过年了。他说:“现在村组织坚强有力,让涣散的人心重新聚起来,到了可以慢慢放手的时候了。”山东冠县范寨镇西邢庄村有278户、801口人,党员21名。村党支部书记王春华感慨良多:以前村集体没收入,村两委号召力不强,村两委成员平均年龄超过60岁,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

  2017年2月,山东省计量院干部王雷到西邢庄村任第一书记,他从“强支部”开始抓,向上级争取了30多万元,建起村两委办公室、党建中心室、图书室以及村综合服务中心。在王雷的动员下,有两名年轻人先后入党,还有两名已成为入党积极分子。

  5400多米的雨水排水道、4000多米的硬化户户通工程、3100米的新修路……今年3月,王雷就要回原单位上班了,两年间,他争取资金近500万元,使村容村貌焕然一新。

  春节前夕,村南的服装加工扶贫车间内仍然很忙碌。“我们把企业请进来,包括服装加工、大棚种植等,让村民有活干有收入。”王雷说。贫困户王春环在这里打工,每月2000多元收入,还不耽误家里农活,像她这样的贫困户还有30多人。王春环说,“多亏了王书记!俺们的日子越来越好哩!”

  脐橙生态园 硕果压枝低

  本报记者 任江华

  “快来尝尝,这是最新研制品种‘一品红’和‘红肉鲜橙’!”2月18日上午,江西会昌县小密乡莲塘村杨梅湖生态脐橙主题公园,老板吴承云从桌上拿起一盘切好的脐橙。记者拿起几块塞到嘴里,酸甜适度,入口而化。穿行果园间,数十棵脐橙树上硕果压枝。

  “多亏了县、乡政府多次帮扶,不然我们撑不到现在啊!”说起15年的创业史,吴承云满怀感恩。2008年至2011年,由于气候和市场因素,吴承云连续亏损。困难时刻,县乡政府协调银行贷款,帮助他渡过了难关。2015年起,脐橙产量稳步增长,2017年产量达380多万斤,销售收入逾1000万元,利润达700万元。吴承云还和兄弟一起创办了杨梅湖生态脐橙主题公园,开发四季鲜脐橙采摘游、农家乐等乡村旅游项目。

  “我们不仅要自己致富,更要积极参与老区脱贫攻坚,带领赣南老乡一起脱贫致富。”吴承云说。他响应县里产业扶贫号召,建设“合作社+种果大户+贫困户”模式的果园,覆盖186户贫困户,每户贫困户每年固定600元分红,有劳务意愿的贫困户还有一份打工收入。工人们多的每年能拿到4万多元,少的也有2万元。贫困户余莲娇止不住内心的喜悦:“在合作社干,我们2016年就脱贫了!”

“哈哈哈!真是初生牛犊!本尊也不想以大欺小,我将法体收起,且看你如何应对!” 说着,那个巨大的虎头一甩,几个转身下来, 便缩小了三分,直至与普通老虎差不多大小。如此情形之下,猎手想要猎捕到适于食用的野兽,那就需要深入到大荒野深处,面对着更多、更大的危险。

  第61届格莱美落幕 Lady Gaga再获三项大奖 至此共拿到九座格莱美奖杯

  获流行类大满贯 Gaga闪耀格莱美

  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2月10日晚(北京时间2月11日上午),第61届格莱美颁奖典礼在洛杉矶举行。在演员、导演、歌手等多种身份间自由切换的唐纳德?格洛沃凭借说唱作品《This is America》获得第61届格莱美最佳说唱表演、最佳音乐录影带以及年度歌曲、年度制作四项大奖,与凭借《Golden Hour》斩获最佳乡村专辑、年度专辑,以及凭借《Merry Go 'Round》拿到最佳乡村单曲和最佳乡村歌手四项大奖的乡村女歌手凯茜?马斯格雷夫斯并列成为本届格莱美最大赢家。而Lady Gaga斩获三项大奖,至此她以九座格莱美奖杯成为格莱美历史上第一个流行分类大满贯的歌手。

  创纪录

  Lady Gaga再拿三项大奖

  成分类大满贯第一人

  在第61届格莱美颁奖礼上,Lady Gaga与米歇尔?奥巴马、詹妮弗?洛佩兹等一同现身。当晚,Lady Gaga和布莱德利?库珀凭借《一个明星的诞生》主题曲《Shallow》获得最佳流行组合/二人组和最佳影视歌曲奖。此外,还凭借《Joanne》获得最佳流行歌手。自此她共拿到了九座格莱美奖杯,成为格莱美历史上第一个获得流行分类大满贯的歌手。

  前不久Lady Gaga凭借《一个明星的诞生》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而现在她又凭借这部电影的主题曲获得格莱美奖,站在领奖台上的她喜极而泣,“我很自豪成为这样一部讲述心理健康电影的一部分,很多艺人都有心理方面的问题,我们要互相照顾。”

  颁奖礼上,Lady Gaga穿着水钻装演唱了这首《Shallow》,舞台上的她褪去了影片里的羞涩感,即便是众星璀璨的格莱美也掩盖不住她的闪亮。

  “他们都说我很怪,我的样子、我的选择、我的声音都离经叛道。但音乐告诉我别听他们的闲言碎语,音乐抓住了我的耳朵,拉起了我的手,把我的声音和灵魂联系起来,让我认识了各位。”不按常理出牌的Lady Gaga在接受主持人采访时的回答依旧标新立异,但却触动人心。

  第一次

  休?杰克曼等

  首尝格莱美

  第61届格莱美最佳新人奖被杜阿?利帕摘得,从她出道这几年创造的成绩来看,这个年度新人奖可谓实至名归。除此之外,她还凭借单曲《Electricity》获得本届格莱美最佳舞曲制作奖,这也是杜阿?利帕首次获得格莱美奖。

  听到主持人宣布自己得奖的消息,杜阿?利帕激动得捂住双眼不敢相信,站在领奖台上,她表示:“特别荣幸能跟这么多优秀的歌手一起提名,不管你来自哪里,不管你相信什么,不管你的背景是怎样的,绝不要让它成为你追求梦想路上的障碍,向着自己的梦想进发,相信你一定会实现它。”

  值得一提的是,在即将于北京时间2月21日凌晨举行的2019年全英音乐奖提名名单中,杜阿?利帕以4项提名领跑,也有望斩获奖项。她还将为鬼才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兹执导的科幻动作视效巨制《阿丽塔:战斗天使》演唱片尾曲《天鹅之歌》,单曲将于2月正式上线。

  与杜阿?利帕一样首次获得格莱美奖的还有休?杰克曼、爱莉安娜?格兰德、卡迪B、布莱德利?库珀等。休?杰克曼凭借《马戏之王》原声大碟获得了本届格莱美最佳改编影视音乐专辑,爱莉安娜?格兰德凭借专辑《Sweetener》拿下最佳流行专辑大奖。Cardi B凭借首张个人录音室专辑《Invasion Of Privacy》斩获她的第一座格莱美最佳说唱专辑,她也是第一位以个人专辑获该奖的女歌手。布莱德利?库珀与 Lady Gaga合作,夺下最佳流行组合奖。

  致经典

  “流行乐坛黑珍珠”现身

  75岁气场仍不减当年

  作为20世纪后期流行音乐史上最著名的女性之一,戴安娜?罗斯被誉为“流行乐坛的黑珍珠”,她用丝绒般华贵的嗓音演唱的抒情歌曲,被歌迷视为听觉上的享受。为庆祝传奇天后戴安娜?罗斯75岁生日,第61届格莱美颁奖典礼现场特地带来了致敬环节,主办方邀请了戴安娜的孙子上台介绍并请出自己的奶奶。75岁高龄的戴安娜?罗斯现场演唱《The Best Years Of My Life》和《Reach Out and Touch》,一身红裙的她在台上的表演功力和气场不减当年,经典的音乐感染了在场观众,全场起立鼓掌致敬。

  此次格莱美还特别对“乡村音乐女王”多莉?帕顿设置了致敬环节,凯蒂?佩里、麦莉?赛勒斯等人带来了《Here You Come Again》等多首多莉?帕顿曾演绎的经典曲目。

  受冷遇

  星光暗淡表演平平

  多位说唱歌手拒绝演出

  今年的格莱美颁奖礼,相比前两届星光稀疏,无论是获奖名单还是表演环节,都乏善可陈。获奖的爱莉安娜?格兰德并未出席,“A妹”打败泰勒?斯威夫特(霉霉)等劲敌,凭借《Sweetener》获得最佳流行演唱专辑,虽然这是她的首座格莱美奖杯,可以说是意义非凡,但她本人并未出席颁奖礼。

  她在自己的社交网上透露,原本计划在本届格莱美颁奖礼上做表演,而且也做足了准备,但制作人却限制创意与自我表现方式,因此她最终决定不出席。

  知名乐评人卢世伟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评价,今年格莱美的表演环节比去年乃至前年的差了一大截,“基本上没有一个歌手的演唱在水准上,多少都有些力不从心,演出从形式到伴舞、编排都显得非常平庸,包括Lady Gaga的演唱都不算很出彩。”

  众多说唱歌手的缺席,也令本届的格莱美显得有些寂寥。在第61届格莱美奖中,说唱歌手肯德里克?拉马尔以8项提名领跑,德雷克以7项提名紧随其后。但两人都拒绝了在颁奖典礼上献唱的邀请。这两位重量级说唱歌手的态度可能与格莱美奖多年来一直对说唱音乐过于“吝啬”有关。与此同时,说唱歌手“幼稚的甘比诺”也拒绝了格莱美奖的表演邀请。

  格莱美奖颁奖典礼资深制片人肯?埃尔利奇承认,他们与说唱音乐界的关系仍然存在问题,“当他们(说唱歌手)没有拿到重要奖项悻悻而归时,美国录音艺术与科学学会的声望和格莱美奖的价值在说唱音乐人和粉丝中就会受到重挫。这非常令人遗憾。”

  中国脸

  张艺兴亮相颁奖礼

  在红毯上接受英文采访

  11日上午,歌手张艺兴在美国出席了第61届格莱美颁奖典礼红毯,并受邀观礼。张艺兴一身休闲西装帅气亮相,并在红毯上接受了众多外媒的全英文采访。

  张艺兴的第一次格莱美之行吸引了众多关注,他还接连登上了国内外热门搜索。张艺兴在红毯采访中分享了首次来到格莱美的喜悦,并提及了目前正在进行的一些音乐合作。

  文/本报记者 寿鹏寰 田婉婷

“咚!”姜遇如遭雷击,似乎被一股巨力击中,身体倒飞出去,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刻,脑海中的那个小人散发威压,抵消了部分湮灭的气机,他肉身几乎都要炸裂开来。靓丽女子是被何润在一处小溪旁找到的。他回过头来细细打量,这是一名穿着道袍的修士,脸上看上去和他一样脏兮兮的,两人活像一对乞丐兄弟,不过此人眼中露出的猥琐神态直让人想要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