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发“城市成功学”中的改革伟力(评论员观察)

2019-03-26 08:35:07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李军虎

而小荒门及青龙派的带队之人则是慢慢悠悠地来到了王继翦等人近前,同样是轻施一礼后,却不说话,接着就一挥手,带着身后众人哗啦啦地向着和平客栈内走去。“其实竞争是有的,但是要说为了掌门大位争夺的你死我活到也不是!”齐非凡说道,“其实争的你死我活的更多的是那些长老和普通的弟子,其实我们几个几乎从未为了掌门之位真的去争的你死我活!”不知何时无名紧紧抓着长枪,随即眼神突变,狠狠的一掌轰到在了八皇子的身上。

“连三名小辈都能够安然无恙,老夫又有何惧?”与此同时,斗篷客嘴角向上微微一翘,呛啷啷拔出了腰间佩剑,斜指向前冲而至的瘦弱和尚。

  ■“习主席的访问让里昂中法大学成了里昂旅游的重要一站,其历史也越来越为人所知。”

  ■“这是中国改革友谊奖章。我太骄傲了,你看我的证书编号是001。”

  ■“习主席积极评价我们致力于促进法中友好,这令我们备受鼓舞。”

  3月24日,在巴黎举行的光影流年DD中法友好故事会活动上,法国中学生用中文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
  本报记者 李志伟摄
3月24日,在巴黎举行的光影流年DD中法友好故事会活动上,法国中学生用中文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   本报记者 李志伟摄

  5年前,沐浴着和煦的春风,习近平主席首次访问法国。在里昂参观里昂中法大学旧址、梅里埃生物科研中心,在巴黎参观戴高乐基金会,与法国友人谈合作、叙友谊,习近平主席勉励更多人加入致力于中法友好的行列。

  5年后,习近平主席再次访法,又逢一个春风送暖、万物复苏的春天。中法友好的根基不断加深,密切的人员往来和丰富多彩的人文交流恰似一股股涓涓细流,汇成中法友谊的江河。

 3月23日,巴黎市民阅读习近平主席在《费加罗报》上发表的署名文章。
  本报记者 葛文博摄
3月23日,巴黎市民阅读习近平主席在《费加罗报》上发表的署名文章。   本报记者 葛文博摄

  习近平主席到访前夕,本报记者采访法国友好人士,听他们讲述与习近平主席交往的感人故事。

  “习主席的访问坚定了我们成立这所大学的决心”

  “里昂中法大学见证了两国一段特殊交往史,也记载了近代以来中国两段重要对外交往史。”习近平主席2014年3月参观里昂中法大学旧址时表示。为迎接习主席,里昂市政府当年特意将市立图书馆珍藏的里昂中法大学档案资料、中文杂志和图书等原件转移出来,策划了“里昂中法大学历史回顾展1921D1946”。

 尼斯街头飘起中国国旗。
  本报记者 李志伟摄
尼斯街头飘起中国国旗。   本报记者 李志伟摄

  走进里昂中法大学旧址,斑驳石门见证着百年岁月,石堡城门上用中法双语镌刻的“中法大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在中国D里昂关系促进中心、里昂中法大学历史博物馆内,5年前的展览呈现在眼前,并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了法语翻译,以便更多游客了解这段中法友好交往的历史。习近平主席与夫人彭丽媛为博物馆揭牌的照片挂在墙上,成为博物馆的珍贵回忆。

  “本以为习主席只会停留三五分钟,最后却足足超过了一个小时,我们每个人都惊喜不已。”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里昂新中法大学副主席、法中友好协会主席拉巴特难掩激动之情。“正如习主席所期望的,里昂中法大学承载的中法友好精神一定会代代相传,发扬光大。”

  为更好地纪念与传承这段友谊,2016年,在里昂中法大学旧址上建起里昂新中法大学,搭建起里昂与中国交往的新平台。“习主席的访问坚定了我们成立这所大学的决心。”拉巴特说,“习主席的访问让里昂中法大学成了里昂旅游的重要一站,其历史也越来越为人所知。”

  拉巴特表示,期待习近平主席今年的访问进一步促进法中两国民心相通,里昂新中法大学将继续促进两国经济、教育、文化、旅游、民间团体等交往。

 法国尼斯天使湾风光。
  新华社记者 陈益宸摄
法国尼斯天使湾风光。   新华社记者 陈益宸摄

  “我们正进一步加深与中国合作”

  5年前,习近平主席参观了法国里昂梅里埃生物科研中心。梅里埃家族几代人都与中国有友好交往。早在两国建交前,梅里埃集团总裁阿兰?梅里埃的岳父就积极推动两国汽车合作。

  “让我非常感动的是,习主席提到了我们的友谊和我们家族对法中友好的贡献。”提到5年前习主席到访梅里埃生物科研中心的情景,阿兰?梅里埃非常激动,“所有科研人员都抢着与习主席握手。”

  在梅里埃生物科研中心会议室的长廊里,挂着一幅习主席2014年到访该中心的巨幅照片,旁边就是梅里埃家族成员和梅里埃基金会发展历程的照片。从黑白到彩色,照片展示了梅里埃家族同中国友好交往的历史。

  受到祖辈的激励,阿兰?梅里埃1978年首次访华便对中国充满兴趣。“我和所有法国人一样对中国充满好奇,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发展历程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他说。

  在阿兰?梅里埃的办公室里,一枚金质奖章十分引人注目。“这是中国改革友谊奖章。我太骄傲了,你看我的证书编号是001。”已是耄耋之年的阿兰?梅里埃眼神中透出难以抑制的兴奋。他被誉为“助力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和对外合作的开拓者”。

  近年来,梅里埃集团积极促进法中卫生合作,同中方在结核病防治、感染控制、新发传染病防控等领域开展了合作,为中法科技合作增加了新亮点。2014年9月,阿兰?梅里埃荣获中国政府友谊奖。2015年,在他的帮助下,中国突破发达国家的垄断,在武汉建成了亚洲第一个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

  “我们正进一步加深与中国合作,并将合作成果向更多国家推广。”阿兰?梅里埃说:“我们可以发挥双方特长,开展第三方合作,共同应对全球公共卫生挑战,为增进人类健康福祉贡献更多力量。”他期待习主席对法国进行的第二次国事访问进一步深化两国合作。

  “习主席的题词让这个贵宾簿意义非凡”

  5年前,习近平主席在巴黎参观戴高乐基金会时,基金会荣誉主席、时任基金会负责人雅克?戈德弗兰向习主席介绍了当年戴高乐将军在此工作的情况。习主席向戴高乐将军铜像献花,并在贵宾簿上题词“仰伟人丰碑,谱中法历史新篇”。

  “那真是一次历史性的访问!”雅克?戈德弗兰对记者说,“习主席的题词让这个贵宾簿意义非凡,我们平时把它珍藏在保险柜中。”

  习主席在戴高乐基金会指出,戴高乐将军的后人和戴高乐基金会延续了戴高乐将军的事业,积极致力于促进中法友好。很多人的辛勤浇灌使中法友谊之花绽放出绚丽的色彩。

  缅怀历史是为了更好开创未来。在戴高乐基金会发表的致辞中,习主席希望更多人加入到基金会所从事的推动中法关系继续向前发展的友好事业中来,让中法友谊薪火相传。

  “习主席积极评价我们致力于促进法中友好,这令我们备受鼓舞。”戈德弗兰说,5年来,戴高乐基金会推动法中交流的活动不断,一些中国学生来这里实习,基金会还向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开放了图书馆,为他们了解和撰写关于戴高乐将军的论文提供了重要的一手资料。

  今年是中法建交55周年,戈德弗兰相信,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习近平主席再次访法,“将掀开两国友好关系发展的新篇章”。

  (本报巴黎3月24日电 记者刘仲华、李志伟、李琰、车斌、龚鸣、葛文博、刘玲玲)

“大爷,让您久等了,三屉烧麦已是上桌,爷点的小菜一套、龙抄手一碗、烧麦三屉可是全乎了,大爷慢用,对了大爷,昨晚的银钱已是足够,大爷今早就不必会账了,要是再点些什么,直管招呼小的即可,大爷趁热吃!”无名看向天空,整个天空中的天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远处一头巨兽趴伏在地上,不断穿着粗气,只见是一头火麟兽!

  田壮壮监制青春片,口碑上佳,上映四天票房仅收700多万,新京报专访导演谈创作幕后故事

  《过春天》 为写剧本做了两万字笔记

  由白雪执导,田壮壮监制,黄尧、孙阳等主演的电影《过春天》已于3月15日全国公映。2018年,影片拿下第2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角两项大奖,还入围了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新生代单元,口碑不俗,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

  该片讲述了出生在香港,生活在深圳的16岁少女佩佩,为了梦想不惜冒险走上“水客”(走私者)道路的故事。片名“过春天”可谓一语双关,一方面是指“水客”的行话,指过海关走私成功;另一层意思指每个人成长中可能都要“经过”一个阶段,过去了又是春天,有点诗意和惆怅。

  该片是导演白雪的长片处女作,也是第二届中国导演协会青葱计划的扶持作品,虽然影片成本小,主演也都是新人演员,但作为监制的田壮壮看过影片之后有点出乎意料,“完成度特别高,很多人觉得片子好可能跟监制有关系,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什么都没干”。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该片导演白雪,聊了影片创作的幕后故事。虽然这是白雪的第一部长片,却显得相当成熟,而且还有不少镜头上的创新,比如一场男女主角互相缠胶带的戏份,把走私货品绑到身上,这场戏拍得特别美,更像一场“激情戏”。导演说,两人的呼吸声就像在观众耳朵边,萦绕的一种炙热的、荷尔蒙的感觉。再比如片中尝试的三个定格镜头,导演就觉得这种方式很好玩,因为这个她第一次入行,能够让电影好玩起来,是很庆幸的一件事。

  导演

  家庭生活给创作很多滋养

  导演白雪2007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之后人生状态基本在踌躇,虽然很想拍电影,但那时拍电影途径比较窄,没有确定想法,但又不希望自己的人生状态停下来,就选择了结婚生子。2013年的时候,她又重新返回学校读研,读了电影学院导演系的MFA(艺术硕士学位)。白雪说:“家庭生活的这些东西,确实对我创作有很大的帮助和滋养”,她认为刚毕业那会儿写出来的东西很浅,结婚生子感受到家庭生活之后,有了更丰富的经历,再去写一个母亲或父亲角色,感受是不一样的。监制田壮壮对于白雪的个人选择也是大为激赏:“这是我最希望的女导演的成长之路,这完全是按照我的思想培养出来的。”

  《过春天》是白雪那一届导演系的第一部长片作品,主创除了美术指导张兆康(《摆渡人》《激战》)和剪辑指导马修(《山河故人》《相爱相亲》)之外,摄影、声音、作曲、制片等,都是白雪同一届的同学。“我们基本上是从十几岁一起长大的,大家都知根知底,电影观和审美都很接近,对电影的认知和想法基本一致。他们在各自领域都非常厉害,在业内已经是中坚力量了。”春节前在网上刷屏的短片《啥是佩奇》的摄影就是《过春天》的摄影师。

  剧本

  暗访调研花两年时间创作

  之前白雪在深圳长大,就很想写一个跟深圳有关的故事。无意中,她关注到住在深圳、香港读书的“跨境学童”这个特殊群体,发现这个群体身上有不同社会背景、文化、价值观的冲突,身份上比较尴尬,在深圳有家没朋友,在香港有朋友没家,永远在两地之间穿梭。白雪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很多迷人的故事。

  “‘走水’是个技术环节,你可以上网去查,也可以跟人家聊天,去做暗访啊,这些都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信息。”为了写剧本,白雪做了很多调研和资料搜集工作,去深圳、香港两地做了很多调查,采访了各个年龄层的跨境学童,包括他们的父母,也采访了一些海关等工作人员,整理了两万多字的笔记。这个过程挺漫长、挺孤独的,白雪也不知道剧本能不能写出来,电影能不能拍出来,但她一直对这个女孩子比较有悲悯之情,最终她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剧本创作。

  制片

  难度主要来自拍海关戏份

  因为电影故事发生在香港和深圳,讲述了一个“双城故事”,该片的制片人之一是白雪导演的老公贺斌,在制片人老公的规划下,导演在拍摄过程中没有太多后顾之忧。电影中最难搞定的场景是海关,因为故事涉及“走水”,海关这个场景对整部电影来说非常重要,导演也没有备选方案,如果随便换一个别的相似场景,则会让影片看起来很不真实。贺斌一个人扛着很大压力,找任何可以找到的关系去疏通,因为这么多年基本没有民营电影在海关拍过戏,难度特别大。“他每天六点钟在人家单位门口等,等了三天,最后人家都被他感动了,就觉得哎呀,你们拍电影太不容易。”白雪说,拍完戏之后贺斌和很多人成了朋友,临走时还带着她去跟街道的警察、消防局还有海关等一一致谢。

  剧组还有一个香港团队协助制片人处理各方面的问题,帮剧组节省了很多成本。他们没有用租车的方式,因为加上停车等费用开销特别大,大家都是打车开工。白雪聊到这里特别开心,觉得拍戏跟旅游一样。她记得剧组第一次从深圳到香港,“特别壮观,在关口就跟蚂蚁搬家一样,所有人都在拎行李,互相帮忙。”整部戏在香港拍了14天,在深圳拍了17天左右。

  关键词

  1.缠胶带

  这场戏的空间很狭小,演员动作与机位受到很多限制,拍摄前演员排练了很多次。实际上,两位演员的很多动作是无实物表演,并没有真的用胶带,因为道具胶带发出的声音会影响说台词,因此撕胶带缠胶带的声音都是后配的。

  2.定格镜头

  三个女主角的定格镜头是剪辑指导马修先生的创造,导演第一次看到后还有点震惊,后来也听到一些声音觉得这种剪辑处理不够平实,但是导演却认为,这对女主角佩佩的心理有强化作用,“定格镜头其实是个感叹号,有一点递进和强调作用。”

  3.结尾

  电影结尾,警察突然出现,所有人被抓。很多观众觉得这种设定可能是碍于审查不得已的妥协。白雪坦言,在限制中去寻找创作的自由,是很正常的事情,犯了错就一定要抓,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就凭你,你以为你是谁?”无名冷笑着说道,“顺安府双雄……哈哈!”年轻乞丐双眉一皱,不由得冲着小黑狗儿低叫了一声:“刺啦!”一声巨大的破空声,无名的双手直接将狼爪给撕裂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