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举办大型游乐设施应急救援演练

2019-01-16 19:57:49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陈显微

如此一来,关于此点中涉及到的食宿问题,也就有了较为妥当的解决办法了。“老朽说到伤心之处,实在是情不自禁,倒是让家主及各位见笑了。鳄魔王,一听,立马,道“是的,我这一次的大胆行动,就是他们所纵容的,教唆的,我才会犯下这么大的错!”鳄魔王,极力开脱,道,因为他很清楚,第四层的战斗,他不在场,肯定坚持不了多久,在这之前,得尽量开脱,解释,把给魔尊的罪过减小到最小,因为他当过头,他很容易轻信他身边的人,在他身边的人,在他要决定一件事情的时候,很容易听信别人。

桑镇,位于北境西部,虽然仅仅是一个镇子,却十分繁华,往来的修士络绎不绝,其中不乏有教派的长老偶尔路过,强大的气息让人莫名心悸,不敢过分凝视。独远,魔虎王,鳄魔王,走上前来,独远听此,道“事情如此,情有可原!”

  1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迎来了新年来访的首位欧洲国家元首DD芬兰总统尼尼斯托。两国元首会谈过后,共同出席了一项特殊活动DD“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启动仪式。

1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在北京共同出席“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启动仪式
1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在北京共同出席“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启动仪式

  为衬托冬季运动主题,一向严肃庄重的人民大会堂西大厅被冰雪元素装扮一新,中国的大熊猫和芬兰的驯鹿在银装素裹背景下相映成趣。

1月14日的人民大会堂西大厅
1月14日的人民大会堂西大厅

  中芬两国14日发表了未来4年联合工作计划,公布了一系列冬季运动合作措施,包括北京体育大学将设立中芬冬季运动学院;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和芬兰教育和文化部围绕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展合作,并探讨在冬奥会后继续推动冬季运动发展合作的可能性。

1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在北京共同出席“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启动仪式
1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在北京共同出席“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启动仪式

  习近平主席曾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对冰雪运动的热爱,从我国申办冬奥开始,他对冰雪运动更是格外关注,曾在短短7个多月内5次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作出指示。同时,他还亲力亲为,不断推动我国冰雪运动参与国际合作,取得更大发展。

  热爱、盛赞冰雪运动

  2014年,习近平亲自前往索契参加冬奥会开幕式,这是中国元首首次到外国参加大型体育赛事开幕式。在索契接受俄罗斯媒体专访时,习近平主席就曾称赞冰球“这项运动不仅需要个人力量和技巧,也需要团队配合和协作,是很好的运动”。

  2014年,习近平到北京南锣鼓巷雨儿胡同考察时,和老北京们亲切地唠起了家常,他特别谈到,自己小时候“经常是放学回家一撂下书包就上什刹海滑冰”。2017年,习近平在北京五棵松观摩了青少年冰球和花样滑冰训练后,向小队员们讲起自己年少时在什刹海滑冰的往事,对当时家里给买的冰鞋记忆犹新。习近平说,你们现在条件太好了,不仅有很好的学习环境,还有这么好的锻炼条件,既增强体质,也培养勇敢合作精神。希望你们珍惜机遇、继续努力。

什刹海冰场(资料图)
什刹海冰场(资料图)

  关注中国冰雪运动发展普及:让强项更强 并补短板

  2014年,北京还在申办冬奥的准备期,习近平在俄罗斯索契看望参加冬奥的中国代表团时,提到了他对北京冬奥会申办的畅想和期盼。

  “我国冬奥项目的情况是冰强于雪,要让强项更强,再去补短板。”对于我国冬奥项目的优势和劣势,对中国冰雪运动的竞技水准,习近平了然于胸。

  “冰雪运动不出山海关啊!如果能在关内推广,将能带动起两三亿人,奥林匹克运动就是要推动群众性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举办一届冬奥会,将起到点燃冰雪运动火炬的作用。”习近平关注竞技体育,但更加关切体育运动在民间的普及。

  习近平格外关注青少年冰雪运动的普及发展。2017年初,习近平实地察看2022年北京冬奥会筹办工作时,在五棵松体育中心,偶遇在那里训练的小运动员们。谈笑风生间,当得知花滑小运动员们已经训练三年有余,习近平风趣地说,“那都是老运动员啦”。看望冰球小运动员时,习近平还亲切地用冰球场上特有的问候方式DD撞肩鼓励孩子们,让他们“把块头长大点”。

  在北京观摩运动员训练时,习近平勉励年轻的运动员:“你们是从事这个事业的,少年强则中国强,体育强则中国强,要强起来。所以冰雪运动一定要全面开展,希望在你们身上,请大家务必努力。”

  重视国际交流:相互借鉴 共同进步

  2017年4月,习近平主席访问芬兰,在尼尼斯托总统夫妇举行的欢迎宴会上,刚刚参加了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的中芬冰雪运动员为两国元首夫妇送上运动衣。

芬兰运动员向习近平夫妇赠送运动衣
芬兰运动员向习近平夫妇赠送运动衣

  在这次会见中,习近平强调,体育交流是促进中芬友好的桥梁。芬兰是冬季运动的发源地之一,也是冰雪运动强国,很多方面值得中国学习借鉴。也正是在这次访问中,两国元首商定将2019年定为“中芬冬季运动年”。

中国运动员向尼尼斯托和夫人豪吉欧赠送运动衣
中国运动员向尼尼斯托和夫人豪吉欧赠送运动衣

  2018年6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中国期间,习近平同普京在天津共同观看了一场中俄青少年冰球友谊赛。在体育馆里,习近平和普京同他们逐一击拳问候,还同他们合影、亲切交谈,勉励他们团结拼搏,以球会友,赛出友谊,赛出水平,共同提高,通过学习交流成为好朋友、好伙伴,做中俄友好合作事业的接班人。

  两国青少年球员们在冰场上积极拼抢,传球射门,生龙活虎。两国元首为场上小队员们的精彩表现鼓掌。习近平对普京说,中俄两国青少年的比赛令人振奋,从中也看到了两国青少年的友谊。中方愿同俄方推动两国在冰球等运动项目上的交流合作。普京表示,今天两国青少年的表现都很出色,中国的冰球运动大有希望。

不久之后,大朔皇子从中走出,如同一尊骄阳般耀眼,在他头顶,大朔龙鼎缓慢沉浮,镇压住了一方世界,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消耗掉这尊仿制仙器,足以表明他的修为强到了极致,就算是羽化期强者都不敢露出不善之意。所以,与其坐其等死,还不如阵营倒戈,谁的实力强,那么就倒向谁,就那样毫不犹豫地飞梭了过去,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切不魔气飞动,“铛铛”手中半月戟在魔气飞动之中迅速出击,格挡开一片长矛戈影。在魔尊血云兽,和魔虎王这两个强劲对手还没有冲杀过来的时候,得赶快飞梭回去,然后再带着精英冲杀回来,看来这一次是太大意了。“刷刷刷”翻滚,在魔气涌动飞出的亡灵卫队在被对手碾压之中,鳄魔王在用手中的半月戟奋力划开眩晕所有人的时候,庞大的身躯瞬间飞梭入半空一个快速的翻滚中瞬间是入梭飞入魔云。

  浓浓上海风情出自各地才俊 从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主创团队说起  

  独具巧思地将剧情和人物关系“潜伏”在细节中,别出心裁地把所有惊心动魄掩盖在“上海步调”下……有人说看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能看出“电影大片的既视感”,也有人说看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就像在那个风情万种的上海亲身经历了一场不见硝烟的“谍战”。作为第12届中国艺术节参赛剧目,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将于今年四月正式公演。

  或许,人们很难想象,这部舞剧中所展现的地道的“上海风情”均是出自两名来自北方的青年编导之手,而舞台上将小裁缝、皮鞋匠演绎得活灵活现的青年演员也都并非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他们被城市海纳百川的精神所感召,被兼容并包的胸怀所接纳,才得以有了一方自我展示的舞台,也最终成就了中国首部谍战舞剧。

  将重大题材创作《永不消逝的电波》交到韩真和周莉亚两位八零后编导手中,不是没有考量的。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说:“早在三年前,我就看过她们的舞剧《沙湾往事》,而《杜甫》《花木兰》等一系列优秀舞剧,也让她们摘得过不少奖项。应该说这是两个在当今舞坛难以掩盖光芒的优秀青年编导。”

  去年冬天,接受这一任务的韩真、周莉亚踏上了南下的火车,两位长年生活在北方的姑娘对上海知之甚少。她们踏着冬日的暖阳,从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起步,对上海红色基因追根溯源。一次次走访革命历史博物馆、烈士纪念馆,一次次穿行在留有文化印迹的石库门弄堂窄巷,让那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在她们脑海中构建、丰满,让创作目标变得清晰。

图说: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剧照 新民晚报记者郭新洋 摄

  当作品真正呈现在舞台,人们被浓浓的上海风情所迷醉,尤其是逼真的“七十二家房客”的场景,石库门里每个窗口都是风景,戴着发卷的包租婆、挂着皮尺的小裁缝、手不释卷的青年作家,还有如一粒沙般淹没在人群中,却为着心中理想和信念默默战斗着的“无名英雄”。

  为展现那微弱到难以捕捉却永不消逝的红色电波,展现最隐蔽战线中不见硝烟的斗争,剧中借鉴了不少人们熟悉的谍战剧的情节,比如忙碌街头“情报”交接,比如革命战友互相掩护消除嫌疑,比如逃脱追捕时巧妙的接力……从“上海风情”的展现到“谍战剧”手法的借鉴,都让这部作品既保留了红色经典的震撼也具备了难得的现代质感。

  谈到《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创作,韩真坦言:“我等待这个题材很久了,等待和上海歌舞团合作很久了。希望能将这种等待变成胸中的一团火,燃烧起来,我期待每一个人在戏里绽放。”

  被这团火激起斗志的还有青年演员何俊波和张振国。他们分别在剧中饰演学徒和车夫,虽然都是小人物,戏份却不轻,尤其是“小学徒”在最关键时刻拿下“李侠”的红围巾,掩护了他却牺牲了自己。同样都是“潜伏”在敌后的英雄,他们动人的演绎也让人印象深刻。

  这是何俊波毕业后第一次在重大剧目中担任主要角色,锤炼舞技的同时,他也以助理编导的身份全程参与知名编导韩真和周莉亚的创作过程。在刚刚落幕的第11届中国舞蹈“荷花奖”上,何俊波所创作的《看不见的墙》更是以97.78分的最高分获奖。

  其实,无论是邀请韩真和周莉亚两位北方编导加盟,或是引进何俊波这样的人才,都得益于上海歌舞团以开放心态招收人才的决心,更得益于上海文化以及这座城市开放与包容的姿态。海纳百川的精神,已经浸润到城市的每个细胞。(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马上评:缩影

  在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所涌现的“人才聚集”现象,只是上海整体文化氛围的缩影。早在上海开埠时期,这座城市就以包容兼并的胸怀广纳贤才。作为全国瞩目的戏码头,包括京剧四大名旦在内,哪个角儿没有在这里一展风采,而无数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也是得益于这方土壤的滋养,才成长为载入史册的艺术家。

  当年已然赫赫有名的尚长荣,义无反顾地舍下已有的成就名望,孤注一掷带着《曹操与杨修》的剧本来沪,敲开上海京剧院的大门,这才有了后四十年的艺术辉煌,也有了《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等一部部新时代的京剧经典。

  即便是这部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的编剧罗怀臻,最初闯荡上海滩也不过20出头的年纪,谁能想到正是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为上海淮剧留下了里程碑式的《金龙与蜉蝣》,而此后又为上海创作了《浦东人家》《北平无战事》等一系列好剧。

  海纳百川的城市精神成就了上海这座戏码头,包容兼并的城市胸怀又上海这方文化源头始终有活水涌动,吸引了人才自四面八方来,呵护扶持着他们成长,继而留下值得回味的优品和精品。(朱渊)

直奔出百余米之远,石暴方才转过了身体,将执勤人员夹于腋下,向着大荒野深处疾驰而去。“既然尊驾如此说了,在下也就不好再有所隐瞒了,不过,在回答尊驾问题之前,在下需要首先得到尊驾的一个答复,如果在下如实回答了尊驾的问题,尊驾最终会如何对待在下?”收拾停当之后,石暴四处一逡巡,发现并无一物遗漏后,随即转身出门,双手一背,向着小荒山城堡底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