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网友质疑是“毒鸡汤”名著童书《爱心树》到底该怎么看

2019-03-25 17:37:55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乾康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遇才醒转过来,让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的肉身竟然完好无损,除了一些内伤还需要一段时间调养外,整个身体比起之前更加具有活力和爆发力。“我没事。”无名说道。少刻,临街婺泾客栈,惊现一道硕壮的身影,一位身负双剑,及战戟的白衣少年刚一处贵宾客房,却见婺泾客栈的后花园一道身影,当即纵身而下。

已经有些许修炼经验的杨立,虽闭目养神,修炼打坐,可却也感受到身体表面的异样。这层毫光给他带来的感觉却是,水到渠成,功法天成之后的诧异。正阳时分,此修者习练八九神功柔轫之法。

  塞罕坝机械林场第一代务林人陈彦娴DD

  最美青春,铸就绿色奇迹(爱国情 奋斗者)

  开栏的话

  国家的富强,民族的复兴,离不开每一个个体的共同努力。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一代代中华儿女为伟大祖国的繁荣昌盛接续奋斗,各行各业涌现出一大批矢志报国、实干创业的典型人物和群体。

  今日起,本报推出“爱国情 奋斗者”专栏,讲述为国家建设发展建功立业的先进典型和在平凡岗位上不懈奋斗的普通人的故事,展现人民群众热爱祖国、艰苦奋斗的精神风貌,在全社会进一步弘扬爱国奋斗精神。

  出河北围场县城,驱车向北,地势渐渐抬高。

  天光云影下,浩瀚林海连着广袤草原,河流湖泊星罗棋布。眼前是塞罕坝机械林场,坐拥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

  穿过一条林间小路,道路七拐八拐。“等等,这儿该不是‘沙胡同’吧?”车上,75岁的陈彦娴发问,得到旁人肯定答复,她会心一笑。

  陈彦娴在林场工作了一辈子,当年这条路弯道多,两旁都是沙丘,走在路上,如同穿梭在沙子堆成的胡同里。如今,这里早已是郁郁葱葱。

  “树又长高了,快认不出了。”车窗外,树木飞驰,陈彦娴情不自禁唱起当年的歌谣:“六二年那么呼儿嘿,进林场那么呼儿嘿,知识青年怀着热情,来到塞罕坝,创大业那么呼儿嘿……”

  1964年,20岁的陈彦娴在河北承德市读高中,邻居刘文仕正是塞罕坝机械林场场长。

  “响应国家号召,种树去!”那年夏天,听闻林场刚成立不久,造林需要人手,怀着“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理想,陈彦娴和同宿舍姐妹们给场长写了一封“求职信”。

  过了一个月,收到录用回信,姑娘们背起铺盖卷,坐上大卡车奔赴林场。颠簸了两天两夜,一下车,眼前一片荒凉,连场部都没几间像样房子。“当时住的是仓库、窝棚,喝的是沟塘子水,吃的是土豆和咸菜。”陈彦娴回忆。

  姑娘们上坝后,被分到林场苗圃工作,一开始在苗圃浇大粪。“粪桶沉且不说,不仅要忍受难闻的气味,还必须跟上大伙儿的节奏,转着圈儿地倒。”一天下来,姑娘们累得腰酸腿痛、浑身无力。

  冬天,坝上气温常常零下40多摄氏度,大风伴着雪花,刮得人喘不上气。林场职工们上山清理残木,为来年造林作准备。大雪没过膝盖,大伙儿背着一根大麻绳,要走六七里地才到山上。男职工负责采伐残木,姑娘们则用绳子将木头绑好拖下山。雪深,没有路,要使出全身的力气才能拖动。

  “我们好胜心强,比赛着来,你拖得多,我比你拖得还多,汗水把棉袄都湿透了。”苦干一个多月,从林场领导到普通职工,都对陈彦娴她们刮目相看。

  1977年,林场57万亩林地遭遇“雨凇”灾害;1980年遭遇大旱,12万多亩树木旱死……陈彦娴他们重新造林,“那时无论条件多么艰苦、遇到什么困难,我们心里都憋着一股子劲,就是要坚持下去,把树种好管好。”

  半个多世纪过去,当年的小树已长成了大树,荒原变成绿色海洋。

  有人问陈彦娴,如果能重来,还愿不愿意选择在塞罕坝扎根?

  其实,这个问题她早就用行动回答过。1976年,陈彦娴的母亲在承德市区给她找好了接收单位,还径自来坝上叫女儿回去。陈彦娴选择留在了塞罕坝,她舍不得这片正在茁壮成长的树林。

  “塞罕坝人用青春、汗水和生命换来了这百万亩林海,我们完成了祖国交给的任务,一生为之自豪!”陈彦娴面带微笑。

  张腾扬

黑虎在心里是这样想的,在攻击中也是这样提速的。那位青年管家用衣服挥洒了一下额头紧张的汗,虽然一般汉阳郡的市民,抬手就可以击飞五个,但是在面对那位白衣少年独远的时候,就是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了。所以得按照孤月大千金的吩咐,在独远等人要大步踏来的时候,得往外走,给人感觉是刚要外出,那就对了,远远一见,微微恭迎道“孤月,你们怎么来了啊,要来也不通知我们一声,我这不随时恭迎着你们呢。!”

  影响学习、拍戏辛苦?关于童星的谣言可以终结了

  新京报专访业内人士了解儿童演员行业内幕:大型活动安排在假期,严格保证每天8小时睡眠,“小演员享受成就感”

  “你会放屁吗?”

  古装剧《芈月传》中,小芈月在胳膊吹气,模仿放屁声,萌态可掬,让许多观众一下子就记住了小芈月的饰演者刘楚恬,近期她还在热播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扮演了女主角盛明兰的童年时期,演技获赞。不止刘楚恬,从昔日的释小龙、郝邵文到随着《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等亲子综艺走红的“星二代”,被大众喜爱的童星从未间断过。

  在童星经纪公司看来,小艺人“天真单纯,有礼貌,相对好管理”;在少儿影视剧导演的眼中,小演员“注意力集中的时间有限,但可以解放天性”;对逐利的资本而言,童星经纪是一片市场前景看好的投资产业。童星产业究竟发展如何?新京报记者采访童星经纪人、选角导演、少儿影视剧导演等业内人士,发现实际情况和人们误认为的“童星工作很辛苦、会影响学习、小孩不高兴”等刻板印象截然不同。

  入行 想孩子成童星的家长不少

  曾经亲子综艺的走红,使得萌娃拥有了忠实拥趸,享受着和成人明星一样的鲜花和掌声。加之,现如今社交网络发达,或有才艺或有个性或有颜值的小孩,经过社交媒体的传播发酵,都会获得一大批粉丝。

  戴着爱的滤镜再叠加一颗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很多家长认为自家孩子并不比别家孩子差,也可以当童星,被大众关注喜爱,既锻炼了自身才艺,也增长了见识,甚至同时可以获得可观的经济收益。

  曾在童星经纪公司工作的林放(化名)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了童星经纪公司发掘童星有几个常规方法:一种是公司的童星经纪人在大街上扫街,看到好看的孩子,就跟家长聊,看家长是否有培养孩子成为童星的意愿,“但是一般情况下,这样会被家长当成是骗子,成功率比较低。说实话,现在童星经纪公司里骗子公司比较多。”另一种是公司把与童星相关的节目信息发到有关的微信节目通告群,有意向的家长就会带着自己的孩子主动上门联系。

  此外,林放表示,“有的孩子父母本身有一定的影视业内资源,就会让自己的孩子参加一些节目,或者内推给熟悉的导演和制片人拍戏,这种情况父母本身就是童星的经纪人,既照顾孩子的日常生活起居,同时也负责孩子的一切娱乐和商业活动,比如童星张效铭的经纪人就是他的父母。”

  除有业内资源的父母之外,一些想培养孩子唱歌、跳舞等才艺的家长,会主动为孩子报名参加培训机构,进行相关专业学习,“这些机构可能跟一些节目组有合作,就会有推孩子上节目的机会。”

  培养 训练谈吐以显得成熟

  童星经纪人李凯表示,他选择做童星经纪人,是因为看到很多孩子的表演比成人更加精彩和震撼,从而想专业从事培养童星的工作。

  李凯称,他看一个小孩能不能成为童星,除了要关注整体形象气质和唱跳、表演等才艺素质之外,“小孩本身也要很机灵。”

  那么怎样的童星才能被大多数人喜欢?李凯认为,“孩子身上的天真和单纯,不是装出来的,是很自然的,所以大家才会喜欢他,这是成为童星的基础。此外,孩子也要很懂事,不会招人烦,要非常有礼貌,有才艺,表演和唱功等专业实力一定要有。”

  李凯从事童星经纪人这一行已有数年,旗下的小艺人也带了很多年,他会根据每一个小艺人的特点,制定不同的职业发展规划,有的小艺人走拍戏的路子,有的小艺人走唱歌跳舞的路子,“每个小孩的发光点都不一样,要尽量发挥他们的优点。”

  为了提高自己所带童星被导演选中的机会,李凯会根据节目的需求选择契合度高的小艺人,其次还要为旗下的童星编辑完整的资料来打造他的整体形象,提升被选中的几率。

  此外,童星的培训也是必不可少的,李凯称,“童星基础培训都在学校里完成,比如唱歌、跳舞还有一些形体训练。在培训机构完成的则是进一步的台风、谈吐上的针对性训练。”

  当记者问及童星的谈吐需要如何训练时,李凯称,训练谈吐是为了让童星在与人交流的时候稍微显得成熟一些。

  童星被大众喜爱,就是他们的童言无忌、天真烂漫俘获人心,那么当童星被训练成一个言语成熟,像个“小大人”一样说话做事,还能让观众喜欢吗?抑或是这样的训练到底是否对儿童的成长有利呢?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平衡 拍戏“绝不会影响学业”

  当记者问李凯,童星上节目或者拍戏是否与学业产生冲突时,他态度非常坚决地表示,“绝对不会跟学业产生冲突,一般大型的活动都会安排在假期,如果是在上学期间请假,一定会给孩子提前布置好作业,把作业补完。”

  林放也表示,大部分的影视剧,童星的戏份都不会特别多,“如果暂时没有办法去学校,经纪人会安排他去学习、写作业,所以就会看到很多孩子在片场蹲着写作业。”

  林放称,大部分的童星适应能力比较强,剧组也会给相应的照顾,“如果是年龄特别小的孩子,他的父母可能会跟着去,照顾日常生活。如果是经常拍戏的孩子,父母都比较放心,孩子也能调整自己的状态。”

  如果剧组里孩子多的话,不拍戏的时候就会像一个“幼儿园”,孩子们就会在一起疯,一起玩。

  在少儿类影视剧拍摄的剧组,演员都是小孩,就需要非常严谨的管理制度来保证日常拍摄的正常进行以及小演员的安全。

  “小戏骨”品牌创始人,现在开创“天真派”品牌的导演潘礼平,带领着团队拍摄了一系列“学经典,演经典”的“小戏骨”系列影视剧,有《小戏骨:白蛇传》《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小戏骨:水浒传》等作品。

  上个月在腾讯视频播出的《天真派武林外传》是潘礼平执导的最新电视剧,据介绍,该剧组演员的平均年龄在11-12岁,最小的演员是七八岁,潘礼平表示,剧组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必须保证小演员每天8小时睡眠,如果低于8小时,被发现3次就会撤掉执行导演,“此外我们拍戏的间隙也有很充分的休息时间,现场也有补课老师给他们补课。”

  争议 有压力也有不一样的快乐

  李凯坦言,作为童星经纪人,主要的压力还是来自社会舆论,“很多人认为小孩子过度成熟会让他们失去快乐的童年,但是不同的孩子想要的童年是不一样的,成为童星会让他们接触社会的更多面,此外,童星演一部好戏或者演唱好一首作品,他也能享受到成就感。”

  李凯认为,他接触到的童星,童年都很快乐,“他们工作的时候会很认真,这可以培养孩子的责任感。他们拍完戏,演出结束之后,也会和其他孩子一样,开开心心的,玩得也很疯。”

  此外,李凯觉得跟童星的父母沟通,也是日常工作的压力来源之一,“每个家庭都是以孩子为中心,有些家长的期待值很高,满足不同家庭对孩子的期待,就非常难,需要跟家长沟通得很细致。”但有些家长也会对自己的孩子在拍戏时的要求非常严格,据林放回忆,“有一次拍一部电视剧,有一个场景需要小孩在水里,那场戏很难,拍了好几条都没有过。水里非常冷,当时孩子的爸爸跟着,导演说这场戏的时候,孩子爸爸就很严厉地让孩子一次次地去水里拍,我们都心疼了。”

  当谈到小艺人和普通孩子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李凯的看法是,“可能童星的人生目标会更明确,他们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其他的孩子可能更多上的是听从家长的安排。”

  但是,童星进入演艺圈的开始,往往也跟其家长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例如世界著名童星,被誉为“大众小情人”的秀兰?邓波儿之所以成为童星,就跟她的母亲对明星梦的追求有关。秀兰?邓波儿曾说:“我只过了两年懒惰的婴儿生活,以后就一直在工作了。”

  演员王一楠曾经和吴磊搭档出演喜剧《家有外星人》,当时吴磊还不到10岁,台词和大人一样多,王一楠告诉新京报记者,“他非常聪明,有天分,有时候赶工拍夜戏,睡眠不足,但是他都能完成。” 由此可见,童星既要拍戏,出席活动,上节目,又要完成学校里的功课,压力着实不小。

  童星面临的压力,除了社会舆论认为过早成名可能会失去童年之外,还有就是“小戏骨”系列影视剧作品,因为是小孩演大人的戏,也存在争议。对此,导演潘礼平认为,“喜欢的人非常喜欢,也有人看不惯小孩演大人,争议一直有,都是意料之中的。”

  关于《天真派武林外传》,潘礼平认为剧中小演员的表演,是符合小孩天性的无厘头喜剧,“相比较之前的一些戏,小演员演得更加过瘾,更加享受,因为无厘头、打打闹闹的风格,小演员演起来更加得心应手,效果也更加天然,看上去不违和,是适合少儿的风格。”

  潘礼平认为《天真派武林外传》丰富了喜剧的形态,可以称为是一种“萌喜剧”,“萌喜剧有它自己的逻辑,天然适合小孩做,此外,《武林外传》传递给观众的价值观是笑对人生的心态,有福同享的境界,这也是一件寓教于乐的事情。”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一句话,他想脱离这具肉身,然后去寻找更好的归宿。孤月笑道“走吧,大少侠!”“战戟”独远目光一掠,相约无果,令独远感觉到有一种被神仙姐姐所遗弃的感觉,得脱得自我,那么就必须得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