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中、英文版电子书上线

2019-03-26 08:03:27 大玩家生活网
编辑:刘圆圆

这人无名不认识,但是这人身后的一人无名却是认识的,正是三师兄白剑松。   那个由桃花瘴气凝聚而成的女子瞬间被剑光斩杀,桃花瘴气凝聚而成的网也在瞬间被挣开。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明显确认的:

不过是小半个时辰之后,无名就将诸多的奥秘全部都掌握了,无名的身上也开始散发着之前那些蛮人武者一般的气息。时至此刻,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视线也是极好。

  3月21日9时15分,距离发生乡宁滑坡135小时,最后一名失联者被找到了。

  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枣岭乡的滑坡现场,挖掘机仍然在半坡处作业,位移的楼房旁,一辆三轮斜躺在半山腰上,空中传来一阵阵挖机作业后滑下沟底的土石碰撞声。过去几天,无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现场时时刻刻都有救援人员橙、蓝色的背影,这成为最感人的画面。

  3月15日下午6时10分许,枣岭乡卫生院北侧发生山体滑坡。滑坡发生时,该区域内共有79人涉险,其中46人通过自救互救幸免于难,被掩埋的33人中13人被救援队伍救起,20人遇难。

  高效救援不留死角

  事故发生后,蓝天救援队、天龙救援队、省市县消防救援队陆续抵达。当晚9时抵达现场的王岳,是临汾市消防救援支队襄汾中队的指导员。他带领队员吊着绳索下了沟底。“我们无法从塌方侧下来,因为那里可能有二次滑坡。”70米的垂直高度,他们爬到现场花了50分钟。

  黑夜里,队员看不清周围,无法预判周边上方残石的下落。每批进入现场的救援人员都分为两组,一组专门监测上空,一组进行紧急救援。救援的人员又迅速分成两组,将搜救区域分为上下两个作业面。

  当晚,一个感人的视频在网上传播。一个小女孩被救出后,与消防队员击掌。这名消防队员叫贺晓龙,他说:“当时孩子被混凝土板和木板压着,旁边是一个变形的防盗门,她卡在中间动弹不得,表情很痛苦。我们用起重气垫把防盗门两边撑起来,进行到一半时不敢动了,怕混凝土板有裂缝,造成二次伤害。”

  怎么办?救援人员又用撬棍把两边木板撑开,侧着身子一点点挪进去。在这个过程中,因为空间限制,孩子的手臂不能弯曲。贺晓龙就和孩子聊天:“你几岁啦?学习成绩怎么样?在哪个学校?别怕,叔叔一定救你出来!”孩子特别坚强、非常配合。孩子救出后,贺晓龙说:“你看叔叔没有骗你吧?来我们击个掌!”说着,举起了手,他的手套上,中指关节处已几乎磨破。

  科学救援确保安全

  山西省委省政府第一时间建立现场救援指挥部,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连夜抵达现场,应急管理部统筹调度。在紧急调度下,事发当晚5个消防救援支队46辆运输车、247名消防指战员、17台生命探测仪到达现场进行搜救。

  摆在指挥部前面的难题很多。首先是排查区域内的人数。“经过反复核实,确认事发时这个区域内有79个人。”仅用12个小时就确定了失联的33人信息,远远超过以往的速度。

  不同于以往的“人、物”的手段,即通过人工的回忆问询、物品的识别来判断区域内的人数,这次指挥部通过手机信号定位、无线信号定位、视频监控判断走向、进行大数据分析,再结合获救者的回忆,对每一个失联人员“立体定位”确定位置,准确率极高。绝大多数失联者位置在定位的2米范围内。

  其次是二次滑坡的可能。事实上,15日晚上已经又发生过一次滑坡,造成另一栋建筑的位移。17日,滑坡时一个地处上方的楼房底座又出现松动迹象,有下落危险。在现场,救援人员用长臂吊机快速对底座进行加固处理。

  第三是作业面窄、难度高。滑坡后的现场形成了一个陡坡,人在上面几乎不能站立。运城市消防救援支队政委郭铜俊说:“几座楼完全碎掉,或者楼层‘随机组合’式摔断,给救援增加了难度。”

  现场救援指挥部设立15个观察点和流动观察哨,不断扩大观测范围,救援人员利用吊篮清理上方不固定墙体,气象雷达24小时监测,提高救援安全系数,严防发生次生事故,确保了救援人员自身安全。

  救援彰显人间大爱

  “山体滑坡后,我当时拉着一个病人往外跑,匆忙中滑到沟底。在我绝望的时候,救援人员来了,那一抹橙色,就像一束光,带给我们希望。”谈起抢险救援那温暖的一幕,枣岭乡卫生院护士长吴瑞莹至今仍心存感激。当地医院为每个伤员配备一个专家团队、一个治疗方案,目前获救的13人中已有8人出院。

  紧急救援,和时间赛跑,到达现场的救援力量达2000人次。武警临汾支队参谋长柴林峰说:“事件发生后,战士们连续奋战到第二天中午。回来时,很多人的手指都流血了,有的甚至指甲都掉了。”

  灾难时见真情。一位队员对记者说:“16号进来的时候,有两个村里的小姑娘,拿着两大袋方便面,非要塞给我们。我说不要,她们说那就带我们下去,我们要亲手送给指挥部。”

据铁匠铺的老板说,原本这个大铁架子是要被打制成城主府中的兵器架的。果不其然,与其方才担心的一模一样。

田如兰一边说着话,一边将一沓东荒金票用手一归置,小心翼翼地塞入了怀中。九霄的天空都被打的轰隆隆作响,无尽的混沌碎片九霄天空中滑落了下来,有许多圣境高手都放弃了第二神主这边跟上了白剑松和魏光远一路冲杀进了宇宙之中,哪怕是对于这些圣境高手来说也难得看到大圣境的高手之间的交锋。“想必家主就是月余之前,这两位兄弟说起过的无常鬼了,啊不……呸……瞧我这张臭嘴,属下的意思是说,没想到上次家主与属下见面之前,就早已来过石府号一趟了。